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: 热门搜索: 一念永恒 剑来 魔葬九天 万界天尊 都市医圣 我的女朋友们 医等狂兵
当前位置:书馆中文网 > 剑来TXT下载 > 剑来目录 > 第一百一十三章 气势如虹
剑来 第一百一十三章 气势如虹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    当大骊皇帝踩上最高一级台阶,一步跨入高台,身形随即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原本不过农户晒谷场大小的石坪,从宋长镜和两位司礼监大貂寺所站位置,远远仰望而来,本该空空荡荡,并无一物,可置身其中的衮服男子,视野所及,却是一栋高达十数丈的突兀高楼,?#30343;?#22823;骊京城随处可见的木制建筑,而是耗费不计其数的?#23376;瘢?#38613;砌而成,底楼悬挂匾额,上书“?#23376;?#20140;”三个金色大字。

    高楼大门自行缓缓开启,大骊皇帝走入其中,只见有一柄雪白电光疯狂萦绕的大剑悬浮其中,整栋楼层皆是丝丝缕缕的游走电光,皇帝无视那些孕育着凌厉剑意的电光,大踏步前行,往楼梯行去,电光如庙堂群?#21152;?#35265;一朝首辅,纷纷退避让路。

    二楼亦是相似场景,唯有一柄飞剑悬停中央,?#30343;?#19981;同于第一楼飞剑的剑身宽阔,此处飞剑通体呈现出晶莹剔透的幽绿?#19976;?#21073;身纤细如初春柳叶,楼内如溪涧绿水缓缓流淌,微微荡漾。

    大骊皇帝继续登楼,乍一看,相较底下两楼的惊艳光景,三楼全无异样,既无气势惊人的飞剑悬停,也无光怪陆离的养剑环境,可是之前一步不停的衮服男子,在这一楼稍作停留,眯眼仔细环顾一周,低声笑着说?#21496;?#25214;到你了,走到不远处的墙壁下,身体微微前倾,视线之中,出现一柄绣花针似的袖珍飞剑,可如此之小的飞剑,?#35895;換古?#26377;?#37326;?#21073;鞘,铭刻?#23567;?#30757;柱”二字。

    这把?#40644;?#30524;的小玩意儿,倒是有一个大气夸张的名字。

    四楼是一把剑身布满符箓篆文的古朴长剑,五楼是一把大到匪夷所思的大剑,与大骊男子等高,?#20174;?#38215;嶽二字。

    大骊皇帝?#26469;?#30331;楼,最后来到十楼才停?#21073;?#27004;内站着一老两小,老人面目黧黑,肌肤褶皱,身材高大,一袭白衣,头戴高冠,一双深沉眼眸之中,不断有旁人肉眼可见的紫气快速流转。

    老人身边一双少年少女,竟是骊珠洞天那座小镇的泥瓶巷主?#20572;?#23435;集薪和?#20061;晒紜?#23569;年锦衣玉带,已是大骊头等风流的少年郎了,唯一的美中不足,是少年肩头趴着一头土黄色的四脚蛇,?#34892;?#22823;煞风景,好在细看之下,它额头隆起,峥嵘初露。

    少女?#26194;?#22909;像比在泥瓶巷的时候,个子长高了寸余,容颜更胜一筹,整个人光彩四射,给人一种久旱逢寒霖的玄妙感觉。

    老人此时正站在十楼窗口位置,伸?#31181;?#21521;大京城某处,为少年授?#21040;?#24785;。发现大骊皇帝的到来,老人不过是点头致意而已。大骊皇帝对此全然不以为意,走到宋集薪身边,想要摸一模少年的脑袋,少年却不露声色地侧过身,躲过那?#30343;?#25484;,大骊皇帝?#25104;?#22914;常,收回手后,笑问道:?#20843;文潰?#36319;随?#36739;?#29983;学习望气之术,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可曾发现咱们大骊京城山河大阵的阵眼所在?#20426;?br />
    少年?#25104;?#20919;漠,生硬语气里透着一股疏离隔阂:“?#24418;?#21457;现。”

    高冠老人笑道:“堪舆一途,哪有这么简单就登堂入室,不过?#25991;?#24050;经算是出类拔?#20572;?#19997;毫不逊色其它大洲的年?#23781;?#24422;,关键是?#25991;?#21518;劲很足,因为精通术算和推衍,学什么都事半功倍。楼上栾巨子何等眼界,依然对?#25991;?#19981;吝美言,称赞为‘瑚琏也’。”

    大骊皇帝哈哈大笑,“我的儿子嘛。”

    ?#20061;晒縝那?#21518;退几?#21073;?#30385;了皱鼻子,嗅了嗅。

    大骊皇帝转头笑骂道:“你这小蟊贼,真是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少女一脸茫然无辜,男人伸?#31181;?#20102;指她,打趣道:“有借有还再借不难,可别只进不出,小心我把你?#31361;?#37027;口锁龙井,再说了,离京城最近的仙家门派长春宫,就有一口水井,到时候让你搬到那里?#32439;?#21435;。”

    衮服男子的一句玩笑话,却让?#26194;緦成?#33485;白,赶紧小嘴微张,吐出一丝丝金黄之气,这些宛如一条条金黄小蛇的缥缈气息,迅速依附在衮服男子的团龙?#21450;?#20043;中,如鱼得水,在华美龙袍的丝线之中欢快游走,那件龙袍随之微微颤抖,泛起一阵阵光彩,龙袍下摆处的海水江崖,当真激起了些许水花。

    大骊皇帝哈哈笑道:“胆子这么小,为何当初还敢一次次跟齐先生发脾气?#20426;?br />
    少女?#25104;?#40687;然,挪步去往别的窗口,视线一路南下,离开高楼,离开宫城,离开京城,试图看到那遥远的南方家乡。

    她不太?#19981;?#36825;里,这座名为升龙城的大骊京城。

    大骊皇帝收敛笑意,向老人问道:“栾巨子当真有把握将这?#23376;?#20140;建造出第十三楼。”

    一身仙气飘荡的白衣老人沉声道:“若非如此,他栾长野来大骊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男?#35828;懔说?#22836;,双手撑在窗台上,望向繁荣兴盛的京城,自嘲道:“那就好,我虽?#30343;?#26397;野公认的勤俭天子,还?#27426;?#23453;瓶洲那么多君主皇帝,私底下嘲笑为一位勤俭持家的妇人,可?#34892;?#33457;钱的地?#21073;?#25105;确是砸锅卖铁也愿意出的。”

    老人会心一笑,感慨道:“勤勤恳恳数百年,大骊?#38382;?#32463;营骊珠洞天的收入,如今全部砸在这座?#23376;?#20140;里,若是这还小气的话,东宝瓶洲再找不出第二位大方的君主了。”

    大骊皇帝问道:“虽?#32531;?#19981;洒脱,但我仍然想最后跟?#36739;?#29983;确认一遍,只要是在东宝瓶洲观湖书院以北的地带,针对一位胆敢与大骊敌对的十楼修士,此楼只需祭出十剑即可,十一楼修士,十一剑,十二楼修士,十二剑全部飞掠出楼,一样可以?#24067;?#26025;杀于千万里之外?!”

    陆姓老人豪气?#31245;?#36947;:“小小东宝瓶洲而已,绝无意外!”

    老人补充道:“观其气象,加上各方谍报的汇总,那名用刀的斗笠汉子,肯定是上五楼的练气士了,十一楼的可能性居多,十二楼,也?#30343;?#27809;有可能。说到底还是距离太远,那人又刻意隐藏气机,无论是我的占星推算,还是掌上河山的远观神通,依然?#34892;?#27169;糊。”

    老人轻轻随意一?#26377;洌?#31505;道:“但是事先说好,目前?#23376;?#20140;总计十二层楼,一楼一飞剑,虽然神通广大,杀力无穷,足以震慑一洲练气士,可每一次飞剑出楼,皆是巨大的耗费,哪怕大骊刚刚吞并了富甲北方的卢氏王朝,一旦一次性全部祭出十二剑,二十年内,想要再来一次,仍是力所未逮,除非陛下愿意承担飞剑尽毁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衮服男子点点头,心中了然。

    宋集薪突然开口问道:“当下栾巨子?#24418;?#25645;建出?#23376;?#20140;第十三楼。那名挑衅大骊的不速之?#20572;?#22914;果是十三境修士,那怎?#31383;歟俊?br />
    衮服男子笑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陆姓老人放声大笑,柔声解释道:“十三境的练气士?那在天底下最大的那个洲,我陆某人的家乡,亦是凤毛麟角的存在,更何况……天机不可泄露,不说了不说了。你只需知晓,便是十一楼的风雪庙阮邛,已是足够开宗立派的大?#23435;?#20102;,宗一字,是极有分量的说法,唯有上五境修士坐镇,方可称为某某宗,否则?#36864;?#20717;越礼制,儒教?#21069;?#26368;?#34917;婢?#30340;老?#19968;錚?#21487;是会气?#20040;?#32993;子瞪眼的。”

    大骊皇帝缓缓道:“阮邛虽?#40644;?#27668;不太好,行事杀伐果断,稍显不近人情,已经惹来大骊本土仙家的许多非议,可此人性情,很对我大骊的胃口,我自然愿以礼相待,这样的修士,我大骊不但来者不拒,我身为大骊国主,甚至愿意与他们平起?#38454;?#20877;说了,千金买马骨的浅显道理,只要是坐龙椅的人,都会懂。”

    宋集薪犹不罢休,固执己见,“万一是十三境的练气士?#20800;俊?br />
    高冠老人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上五境,最顶层的两大境界,早已失传,故而十三境,就是天底下最大最高的传说了。

    不见于俗世王朝的任何典籍密?#25285;?#20415;是宗字头的山上仙家,对此?#19981;?#33707;如深。

    ?#31456;?#30340;老人,因为出身于世间最顶尖的千年门阀,是大洲的高门子弟,曾经又是被寄予厚望的修行俊彦,所以才能通过长辈们零零碎碎的言谈,积攒在一起,勉?#31185;?#20945;出一些内幕,距离真相,应该不会太偏太远。

    上五境中的飞升境,已是“天下”的巅峰,就像?#30475;?#27494;夫的第十境,是真正的止境了,前?#30342;?#26080;有迹可循的道路可以行走。而且一旦跻身此境,?#31361;?#34987;虚无缥缈的天道所察觉,被判定为窃取天地根基的大盗巨寇,必须除之后快,为天地所不容,绝不留给此境修士立锥之地。因此这个境界的练气士,?#32469;?#19990;?#25628;?#20013;的神仙圣人,?#32469;?#37027;些十境修士,更加隐世不出,否则就要?#40644;?#39134;升。

    至于到底飞升去往何处,届时肉身神魂如何安置,陆姓老人也全不知情,他?#30343;撬阶?#29468;测,兴许和早已崩塌的神道有一定牵连。

    大骊皇帝微微低头,看着那张犹有稚气的年轻脸庞,反问道:“万一?#20426;?br />
    少年点头,“对!”

    大骊皇帝收回视线,笑道:“万一真被你小子乌鸦嘴说中了,那也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少年毫不掩饰地嗤笑出声,衮服男子的言语,少年一点也不当真,这个男人哪怕是广袤大骊的九五之尊,是东宝瓶洲北部最大王朝的君主,更被无数人视为胸怀南下之志的野心家,但是少年如今踏上修行之路,身边两位前辈,本就是当世最顶尖的练气士,自己也顺风顺水得到了?#23376;?#20140;的莫大机?#25285;?#25152;以少年愈发清楚一位十三境的练气士,对于一国一宗的庞大威慑力。

    大骊皇帝视线柔和,依旧凝视着少年,轻声道:“我大骊王朝,历代皇帝,正是靠着这个万一,才能?#28216;?#24180;卢氏王朝的附庸小国,一步?#38454;?#21040;今天,吞并?#23546;?#27663;王朝不说,马上就要以举国之力攻伐大隋,胜算极大,再接下去,没有了后顾之?#29301;突?#30495;正南下,而且前期注定会是势如破竹的大好?#32622;妗?#25152;以我对于万一这个说法,从来不反感,我甚至一直告诉自?#28023;?#30495;正有资格在后世史书上,被誉为雄才伟略的帝王,就是能够将那些有利于敌方的万一,一个一个打破碾碎。最少最少,也要能够承受这种万一。”

    男人神色从容,?#20843;文潰?#36825;才是一方雄主,一国之君,该有的气?#21462;!?br />
    男人最后笑道:“这些道理,宋煜章应该早点教给你的,只不过他不?#37326;?#20102;。”

    少年?#25104;?#38452;沉。

    男人不理会少年的那点小心结,抬头望向天空,“天上?#23376;?#20140;,十二楼五城。真想知道天上那座真正的?#23376;?#20140;,到底是怎么个巍峨。”

    男人弯曲?#31181;福?#36731;轻敲了一下少年的脑袋,少年躲避不及,?#34892;?#24868;懑,男?#19997;?#24847;而笑,毫不忌讳还有两个外人在场,直截?#35828;?#35828;道:“你娘亲看好你弟弟,不过我更看好你。虎毒尚?#20063;皇?#23376;,真是最毒妇人心。”

    男人?#34892;?#20260;感,自言自语道:“恶紫夺朱。”

    男人随即展颜一笑,“那位齐先生,是我有愧,是大骊对不住他,可你是他的弟子,就很好。”

    少年憋了半天,总算憋出一句题外话,“你身为大骊皇帝,为何不自称寡人?#20426;?br />
    男人轻轻将手?#21697;?#22312;少年肩头,“大骊?#30343;?#20026;蛮夷之地近千年,我就是希望以此自省,让自己不要忘记这份奇耻大辱!”

    少年?#35835;算丁?br />
    男人收回手,忍俊不禁,“骗你的,我?#30343;?#23244;弃寡人这个说法不吉利。”

    高冠老人骤然出声,“来了!”

    男人问道:“面对围剿,?#30343;?#36867;跑,而是杀向我们这里?#20426;?br />
    老人心神巨震,瞪大眼睛,望向窗外南?#21073;?#39076;声道:“十境,十一境,十二境!已经是十二境巅峰了!”

    男人神色平静,对少年?#24895;?#36947;:?#20843;文潰?#35813;你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宋集薪深呼吸一口气,转身面向南方站定,双?#21046;?#35776;,咬牙道:“我?#25991;潰?#22857;大骊皇帝敕令,命你们十二位坐镇山河气运的正神,接剑!”

    大骊京城风起?#26420;浚?#36825;栋高楼?#24067;?#21073;气冲天。

    底楼一剑?#27663;绕?#31354;而去,电光乍起,大骊京城内,无数?#21496;?#39559;举头望向那条悬挂头顶的电光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是二楼飞剑。

    三楼第三剑。

    一直到第十二剑。

    其中半数飞剑并非直直南下拒敌,而是选择绕路向其余三个?#36739;頡?br />
    而且飞剑离开高楼之时,就已变得无比巨大,离开京城之后,无更是再度暴涨。哪怕是那柄在楼内小如柳叶的小巧飞剑,在远离大骊京城百里之后,也变成了一把长达十数丈的巨大飞剑。

    以这栋仿造天上?#23376;?#20140;的十二楼高楼,作为起始之?#20800;?#22235;面八方皆有神灵听从敕令,露出一尊尊威严法身,其中在最南边的大骊南岳之巅,一尊高达百丈的金身正神,屹立于山顶,高高举起手臂,高声大喝道:“南岳奉旨领剑!”

    大骊版图各?#20800;?#20854;余十一尊显露出巨大法相的山河正神,纷纷接住离开高楼的飞剑,?#32531;?#36367;空而行,凌空一步就是数十里之遥。

    无一例外,矛头直指那?#26469;幽?#24448;北破空飞掠的长虹。

    那尊南岳正神的金身法相,率先迎?#23567;?br />
    砰然巨响。

    法相与飞剑一并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京城内,?#23376;?#20140;顶楼传来一声惊叹,充满疑惑,以及无?#24013;?br />
    高冠老人喃喃道:“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十楼宋集?#38454;?#35282;渗出血丝。

    大骊天子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唯独?#20061;晒?#36276;在窗台上,没心?#29615;?#22320;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第二尊金身神祇如出一辙,轰然炸碎。

    每隔一段时间,就传出一声响彻大骊疆域的?#32043;臁?br />
    少年已是七窍流血的?#19994;?#20809;景,面容狰狞,但仍在强自坚定心神不动摇。

    当远处第六声响起的时候。

    顶楼老?#19997;?#31505;道:“怕了你了。老夫给你让路还不成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其余六尊原本从北到南一线排开的金身法相,开始各自左右偏移,让出正中间的那条道路。

    ?#22378;?#35273;得?#34892;?#24847;犹未尽,那抹白虹微微凝滞些许,不过很快打消了找那些神祇麻烦的念头,继续?#25163;?#21521;前。

    最终这?#37070;?#24433;一?#32439;?#20837;大骊京城,落在那座隐藏有?#23376;?#20140;的高台下方。

    大骊藩王宋长镜,额头已是渗出汗水,但仍然站在从天而降的男人之前,拦住那人的去路。

    宋长镜很快就露出笑容,只觉得若是与此人酣畅一?#21073;?#34429;死无憾,不枉此生!

    广场上,一个相貌平平的男人站在那里,滑稽的是,此人小腿上还绑着便于行走山路的缠脚,手里拎着把破碎的绿色竹刀,这汉子转头看?#25628;?#20140;城城头那边,?#34892;?#32435;闷地咦了一声,这才转头望向那个武道十境的藩王,看了宋长镜一眼,微微点头,流露出一点赞许之意,最后抬起视线,望向暗藏玄机的高台之顶。

    他丢了?#21069;?#31481;刀,轻轻一跺脚,高楼?#23376;?#20140;顿时?#40644;认?#29616;出真容。

    他拔出腰间另外一把狭?#26029;?#31526;,随意抬臂举起,?#37117;?#25351;向高楼,高声道:“里头五个,哪个是大骊皇帝,我赶时间,赶紧自己出来磕头认错!我数十声,十!”

    “一!”

    直接从十跳到一的男人,对着那座高台和高楼,猛然间一刀劈下。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  返回目录(快捷键:回车)  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幸运狮子怎么玩
pk10买9码杀一码好方法 属性与生活极速赚钱 时时彩三星组六稳赚 内蒙快三专家丨最新预测 广西快乐10分全包计划 云南快乐十分胆拖玩法 下载正江苏麻将游戏四人麻将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app下载 下载河北快3 重庆时时彩龙虎预测计划 江西时时漏洞 微信有那些赚钱的平台 188足球比分网 快乐12历史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定位胆走势图 神鬼寓言2时间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