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: 热门搜索: 一念永恒 剑来 魔葬九天 万界天尊 都市医圣 我的女朋友们 医等狂兵
当前位置:书馆中文网 > 剑来TXT下载 > 剑来目录 > 第三百零五章 远观近看
剑来 第三百零五章 远观近看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    陈平安看着这个眼神冰冷的枯瘦孩子,哪怕她还只是个孩子,远远不是朱鹿?#21069;?#23681;数,可陈平安心中还是由衷厌恶。

    陈平安不再看她,转头望向宅邸后门那边,貌似和蔼孱弱的老管家,刚好牵着小主人的手跨过门槛,转头向陈平安这边看来,两者视线交汇,陈平安轻轻点头致意,那人略作犹豫,点头还礼。

    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若是今天陈平安不出现,这个枯瘦孩子早就悄无声息地死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位老人,显然也愿意对一位看不出深浅的同道中人,主动给予善意,选择不再?#22836;?#37027;个不知感恩的贫苦小杂种,任由陈平安处置。

    陈平?#24425;?#22238;视线,对孩子说道:“以后别再来了,不然你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咧咧嘴,不说话。

    陈平安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枯瘦女孩朝陈平安消失的方向,狠狠吐了口唾沫,还不忘?#24895;?#22681;大门也吐了一口。

    只是做完这两个充满怨恨的小动作后,本就饥肠辘辘的她愈发饥饿,有些头?#25991;?#30505;,她沿着原路返回,尽量沿着墙根行走,别说是道路中央,她甚至不会让路上的马车和行人,多看自己一眼,?#24708;?#20102;他们,才是真的会死的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身穿雪?#30528;?#23376;的男人,她不怕。

    她对于恶意,?#38405;?#24188;记事起,她就拥有一?#32622;?#38160;的?#26412;酰?#35841;可以?#29301;?#35841;不可以,她掂量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陈平安其?#24471;?#26377;远去,就在暗中默默观察这个浑身是刺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她一路走走歇歇,有气无力地走着,路上她谨慎张望之后,等待片刻,就娴熟翻?#21073;?#20599;了一户人家的腌菜,狼吞虎咽,快步跑出小巷,之后口渴,便又偷翻入?#21073;?#36433;手蹑脚,从水缸勺了水,重新盖上盖子之前,她迅速从地上抓了一把泥土,洒入水缸,这才?#37027;?#31163;去。

    陈平安看得出来,枯瘦小女孩的腿有点瘸,还经常伸手去揉肋部,多半是以往做这些坏事的时候,吃过苦头。

    就在陈平安打算离去的时候,小女孩来到了一处鸡鸣犬吠、满是粪泥的陋巷地带,有一拨站姿歪斜的男人在那边等着,好像就是在等她的到来,男人岁数都不大,有十三四岁的少年,最大?#36824;?#20108;十岁出头,吊儿郎当,流氓痞气,其中一人,见到了小跑向他们的枯瘦女孩,二?#23433;?#35828;就一?#24369;?#21435;,没轻没重的,若是踹结实了,估计能把小女孩踹飞出去,好在那女孩好像早有预料,却也不是躲避,而是在奔跑途中,有意无意?#24597;?#20102;一些速度,给踹中了,却被踹得不重,然后毫无破绽地后仰倒去,挣扎一番,神色惨然地站起身,望向那些人的眼神和神态,充满了?#36335;?#22825;生就会的谄媚和讨好。

    一位应该是领头的壮硕地痞,不愿意浪费时间,便让小女孩带路。

    一行人绕来绕去,花了不少时间,才找到一间荒废已久的破宅子,小女孩往里头?#37027;?#20280;了伸手指,那痞子头目狞笑道:“如果指错?#32602;?#31561;下打断你的腿!”

    她使劲摇头,然后?#30001;?#29983;伸出双手,捧在?#30446;凇?br />
    那痞子先是做了个江湖黑市的动作,身旁众人开始去围困这栋宅子。

    那人没有掺和其中,丢?#20284;?#20843;颗铜钱在小女孩手上,阴恻恻道:“小贱种,剩余的一半铜钱,不巧了,哥身上没带,?#24825;?#30528;?要不要等下办完事情,跟哥回家拿去?#20426;?br />
    小女孩使劲摇头,?#35835;硕叮?#23558;所?#22411;?#38065;滑到一只?#20013;?#19978;,另外一只手,拿起三颗,递给那痞子。

    那痞子乐得不行,小丫头片子,还挺上道啊,挥挥手,一些原先打算继续戏耍她的念头,便没了兴致。

    那小女孩倒退而去,?#38405;腥说?#22836;哈腰了数次,这才转头跑开。

    小女孩身后的那栋宅子,有人发出震天响的哀?#21487;?#21709;。

    小女孩只是一边奔跑一边快速摊开?#20013;模?#30475;着那几颗铜钱,稚嫩却枯黄的小脸庞,蓦然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洞天下坠、天地接壤的龙泉郡,就像一块灵气充沛的福地,引人垂?#36873;?br />
    周边数以万计的妖怪精魅,经过两年多时间的迁徙,逐渐开?#23478;?#38468;各大山头,?#38382;?#36235;于稳定,

    其中仅是金丹境的大妖,就有三头之多,无一例外,各?#36828;?#26366;是叱咤风云的一方巨擘,至于是否有元婴大妖隐匿其中,不愿过早暴露,暂时不知。

    因为各?#34935;?#22240;,半途夭?#37048;?#26292;毙的,以?#23433;?#23432;规矩被大骊朝廷镇压斩杀的,总?#24179;?#36817;千余,?#36824;?#20013;五境妖魅,死亡数目不大,多是刚刚踏足修?#23567;⒅黄?#26412;性凶悍行事的末流妖族。

    妖族之中,有资格获得大骊朝廷颁发的太平无事牌,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为此依附各大山头、担任供奉或是山门护法的妖族,或是自掏腰包,削尖了脑袋与官府打点关?#25285;?#25110;是祈求府邸主人向大骊示好,无非还是一个有钱能使鬼推磨,这项收益,让措手不及的大骊户部眉开眼笑,顺带着与兵部原本有些僵硬的关?#25285;?#24320;?#21152;?#25152;缓和,毕竟袁曹两大?#29616;?#22269;姓氏,各自山头势力,就在兵户两部衙门,而袁曹两家近百年来的水火不容,处处针锋相对,朝野皆知。

    作为此方小天地的圣人,出身风雪庙的阮邛创建了龙泉剑宗,地盘极大,?#20381;?#20102;神秀山在内的大?#21487;?#22836;,但是入室弟子依然少得可怜,一位风雪庙弃?#21073;?#33258;己?#36710;?#22823;拇指的女子,负责小镇外的那间老剑铺,她很少进入宗门山头,名为徐小桥。

    一位沉默寡言、终年只穿黑色服饰的年轻人,叫董谷。

    还有一位出身骊珠洞天的长眉少年,谢灵。

    哪怕加上独女阮秀,龙泉剑宗依?#19978;?#28779;稀薄得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可是阮邛对此似乎毫不在意,除了去龙脊山那座?#35835;?#21488;石崖,跟娘家人风雪庙还有真武山打交道,便不理俗事,无论是太守吴鸢,还是北岳正神魏檗,几乎从不理睬。对几位弟子的传道一事,更不上心,一般都是?#38376;?#20799;阮秀盯着。

    神秀?#21073;?#20170;日云海滔滔,大日浮空,?#25214;?#24471;天海共红艳。

    扎一根马尾辫的青衣少女,或者说已经不能称呼为少女了,比起最早进入骊珠洞天那会儿,如今她身材修长,个头高了些,眉眼已经长开,原来阮秀?#23194;錚?#24050;经出落得亭亭玉立。

    她身边站着?#30422;?#38446;邛的三位开山弟子,徐小桥,董谷,谢灵,他们难?#38376;?#22836;,三人中徐小桥称呼阮秀为大师姐,董谷称呼为阮?#23194;錚?#20294;是透着发自肺腑的尊敬,少年谢灵则一直?#19981;?#21898;她秀秀姐。

    阮秀脚边趴着一条土?#32602;?#21407;本那条病恹恹趴在小镇街旁等死的老?#32602;?#22914;今竟然变得精神奕奕,双眼充满了灵性,这要归功于阮秀经常丢给它几颗丹药,皆?#27424;?#21697;,每一颗都价值千金,曾经?#26032;?#36807;练气士看见那一幕,顿时心生凄凉,只觉得自己混得比狗都不如,恨不得一个?#21892;?#36807;去,与狗争食。

    绚烂云海之中,有稀稀疏疏的?#32568;?#22823;山破开云海,高高耸立,宛如岛屿。

    阮秀指了指一座山头,“我爹说了,只要你们跻身金丹?#24120;?#20182;就送出一座山头,昭告天下,为他举办开峰仪式。”

    然后她望向董谷,“你虽是精魅出身,相较我们三人,破境更?#30505;?#20294;靠着长寿,底子打得不错,早早就是龙门?#24120;?#20063;该试试看了。”

    董谷欲言?#31181;埂?br />
    他显然信心不大,中五境的金丹?#24120;?#20462;士最难勘破,挡下了不知多少龙门境练气士,董谷之所以离开家乡,舍了一国太师的伪装身份、以及人间?#36824;螅?#24713;数抛弃,就是想要借助骊珠洞天超乎寻常的盎然灵气,增加自己跻身金丹境的把握,至于成就金丹的品相高低,丹室图画的多?#30505;?#20182;绝不敢奢望。

    结成金丹客,方是我辈人。

    这一句话,不知道吸引了世间多少练气士,年复一年,不问世事,只是孜孜不倦地修行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破境过程中,?#19968;?#29992;些手段,借助自家?#32568;?#23665;头的山水气?#32781;?#24110;你压阵。”

    阮秀指了?#24863;?#28789;,“你师弟先前得了一件近乎仙兵的宝贝,一座玲珑塔,是一位高人赏赐下的,能够降低你破境的风险。”

    谢氏长眉少年哭丧着?#24120;?#24819;跳崖寻死的心?#21152;?#20102;。

    我的秀秀姐唉,这可是我压箱底的天大秘密,你怎么就这?#27492;?#38543;便便说出口了。

    常年面容古板好似面瘫一般的董谷,终于流露出一抹激动神色,对着小师弟谢灵鞠躬致谢道:“谢师弟,这份大恩,董谷毕生难忘,将来必有报答!”

    阮秀三两句话,就打发?#25628;?#31070;幽怨的谢灵,“?#28909;?#26377;这么好的东西,就要物尽其用,别总想着躲起来偷着笑。大道修行,归根结底,是修一个我,太过依仗外物,无论是对敌,还是心性上,都会有很大的麻?#24120;?#22909;些个老元婴为?#20266;?#20851;,就默默死了,就在于修行过程中,太过重视法宝器物。”

    阮秀背书一般,一鼓作气说完这些言语,谢灵笑?#20284;?#26469;。

    徐小桥和董谷也有些眼神异样。

    阮秀叹息一声,有些泄气,“这些道理,都是我爹要我死记硬背的,难为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谢灵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徐小桥和董?#28982;?#24515;一笑。

    阮秀叮嘱道:“董谷,回头你自己挑一个风水宝地和良辰吉日,到时候我和谢灵会准时出现。”

    董谷使劲点头,心情激荡。

    阮秀?#26377;?#20013;拿出一块绣帕包裹,没有打开,对三人说道:“都回了吧。”

    谢灵就住在山上,董?#28909;?#26159;在山脚结茅修行,徐小桥更是住在龙须河畔的剑铺,阮邛订立规矩,不准修士随便御风远游,所以可怜徐小桥和董谷都要步行下?#21073;?#38446;秀随口道:“龙泉剑宗弟子,想御风就御风,想御剑就御剑,自家地盘,谁管你这些?我爹?他?#36824;?#36825;些,他?#36824;?#20320;们能不能跻身金丹?#24120;?#20197;后能不能成为上五境修士。”

    阮秀补充道:“这些话,是我自己说的啊,可不是我爹教的。”

    三人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阮秀蹲下身,捻起一块?#19968;?#31957;丢入嘴中,笑得一双眼眸眯成月牙儿,然后使劲睁开眼睛,尽量让自己严肃一些,望向那条土?#32602;?#22905;腮帮鼓鼓,含糊不清道:“要珍惜现在的好日子,别总在街上对人?#35895;氯拢?#32768;武扬威的,很好玩吗?#21051;?#35828;有一?#20301;共?#28857;咬伤了行人,要你?#20384;?#23454;实看?#19968;ぴ海?#20320;为何擅自跑到这座山上来?希望?#19968;?#30528;你?#20426;?br />
    阮秀扬起一只手,“信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?#20426;?br />
    这条土狗立即匍匐在地,呜?#26159;?#39286;。

    阮秀依旧眼神冷淡,瞥了它一眼,“如果不是他的?#20498;剩?#25105;可以吃好几天的炖狗肉了。”

    土狗的背脊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阮秀站起身,指了指下山的道?#32602;?#36830;那些个练气士,都要夹着尾巴做人,你本来就是一条?#32602;?#35201;造反?下山看门去!”

    土?#31914;?#19968;下,拼了命奔跑离去。

    之前灵?#24039;?#24320;的它,只觉得她可爱可亲,直到这一刻,它凭借本能,才发现她对自己,其实?#28216;?#26377;过半点怜惜、亲近之意。

    阮秀嚼着第二块?#19968;?#31957;,一只手托在腮帮附近,免得那些零碎糕点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么好吃的东西,真是百吃不厌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将来那些江河神祇,吃起来的滋?#21486;?#27604;不比得上?#19968;?#31957;。

    听爹说他们的金身,最是补益她的自身修为。

    嘎嘣脆。

    这位秀秀?#23194;錚?#26377;些嘴馋了,她赶紧擦了擦嘴角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作为最早卢氏王朝的藩属之一,大骊王朝崛起之前的早期,曾经伴随着无数的屈辱和隐忍,而成功灭掉看似无敌的卢氏王朝,无论是国力还是信心,都是一道显著的分水岭,这场浩大?#39029;?#20037;的战事落幕后,大骊王朝从庙堂高官,无论文武,到边关将士,再到黎民百姓,都树立起了无与伦比的信心。

    这才是大骊铁骑南下征伐的最大底气所在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期间,又出现了一些意外,让打惯了死战、苦战的边关大将,以及在京城?#39034;?#24119;幄的兵?#30475;?#20332;们,?#21152;?#20123;哭笑不得,那就是大骊边军中的底层士卒,甚至是中层将领,最早对于这?#22235;?#19979;,出于百战老卒的谨慎,所以充满了

    可先是北方头号大敌,大隋高氏龟缩避?#21073;?#28982;后是黄庭国在内数个藩属国,?#23454;?#21531;主主动出?#29301;?#21521;高坐马背之上的大骊武将交出传国玉玺,各地只有零零?#20999;?#30340;反抗,这使得能征善战的大骊边军,有些?#25314;?#24863;觉自己毫无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再往?#24076;?#25112;事稍?#20113;?#32321;起来,开?#21152;?#20102;一股股数目可观的敌军人马,或在开阔地带,集结精锐,主动与大骊边军决一死?#21073;?#25110;依?#34892;?#20851;险隘、高城巨镇,固守不出,或是数个小国之间发起联?#32781;?#20849;同对抗势如破竹的大骊边军。

    大骊对此,除了几场?#25165;?#30828;的城外大?#21073;?#25915;坚?#21073;?#26356;多是用了驱狼吞虎之计,在这期间,无数潜伏在各国的大骊死士、谍子,发挥了巨大作用,无数的亲人反目成仇、?#20004;?#22909;友?#25317;断?#21521;,一股股江湖势力在国境内揭竿造反、蜂拥而起,一位位国之砥柱的文武重臣突然暴?#23567;?br />
    于是大骊南下,战功无数,曾经让人觉得遥不可及的灭国之功,唾手可得。

    一支支锋芒?#19979;?#30340;大骊精锐,在宝瓶洲北方往?#24076;?#40784;头并进,以战养?#21073;?#24840;发势不可?#30149;?br />
    大骊?#23454;?#39041;布了一道密旨,纷纷传至各位大将军帐。

    在打到宝瓶洲中部的彩?#40575;?#21271;方边境线之前,大骊兵马的攻?#27424;?#22320;,诸位统兵将领,一律便宜行事,无需兵部的文书勘定。

    “诸位,马蹄?#36824;?#21521;?#21916;热ィ?#24198;功一事,先以敌人头颅做碗,鲜血为酒,京观为桌,豪饮之!”

    一向极少真情流露的?#23454;?#38491;下,竟然在圣旨上用了如此感性的措辞。

    这让那些本就杀红?#25628;?#30340;大骊武将,如?#25991;?#22815;不热血沸腾?

    在阵阵雷鸣的大骊马蹄之后,是藩王宋长镜带着一支嫡系大军,不急不躁,缓?#21644;平?br />
    以及更后边暗中南下的国师崔瀺,亲?#24895;?#36131;将一位位大骊文官,安排进入各大更换了城头旗帜的?#27973;亍?br />
    宝瓶洲的北方诸国,就像一滩烂泥,被人踩得稀烂。

    骑卒汇聚了西河国北方精锐的一座重镇,终于破城了。

    这场仗,?#26377;?#20102;三月之久,大骊边军打得很辛苦,只?#30340;切?#36335;上补充进入?#28216;?#30340;别国兵马,加上西河国北方投诚的驳杂势力,十不存三。

    但是攻破了这座足可称为雄伟的西河国第一边镇,西河国韩氏的国祚就算断了,这就是事实。

    一场苦战好不容易打赢了,这支大骊兵马的气氛却有些沉重,不仅仅是伤亡一事,还有就是另外一支由某位?#29616;?#22269;领衔的大骊兵马,趁着他们?#24418;?#27827;国最硬的骨头,竟然越界进入西河国,以迅雷不?#25226;?#32819;之势,直接将十数座空虚?#27973;兀?#32473;一锅端了,据说马上还要直扑西河国京城。

    为他人作嫁衣?#30505;?#35841;都高兴?#40644;?#26469;。

    不少满身鲜血的武将都跑到主将跟前诉苦抱怨,主将只是听他们发牢骚,并未表态。

    在一队数十人的精锐扈从护卫下,一位披挂普通骑卒制式轻甲的男子,缓缓入?#29301;?#30475;着硝烟四起的?#27973;?#26223;象,男人脸色坚毅,并没有因为属下的群情激愤,而影响心态。

    这位领军武将,?#20852;畏帷?br />
    是一位大骊?#38382;?#30340;?#26159;坠?#25114;,年仅三十,这位年纪轻轻的国公爷,其实与当今陛下的那支正统血脉,其实隔着有点远了,但是口碑极好,投军入伍已有将近十年,在那之后就很少返回京城。

    宋丰不是那种亲身陷阵的猛将,毕竟尊贵身份就摆在那里,哪怕宋丰自己愿意涉险,下边的人估计都要死死阻拦,一旦宋丰死了,谁都担待?#40644;稹?#22909;在宋丰也不在乎那点虚名,在这种事情上,?#28216;?#35753;麾下将领为难过。

    十来年?#33268;?#29983;涯,朝夕相处,如今手握大权的身边将领,起先可能只是伍长之流,对于主将宋丰,愿意为之抛头颅洒热血,半点不夸张。

    这场攻城?#21073;?#21452;方修士?#34255;?#26432;得极为惨?#25671;?br />
    宋丰麾下的练气士,大骊朝廷安排的随军修士,和他自己招徕的供奉客卿,总计三十余人,死了将近半数。

    这种惨痛战损,几乎抵得?#29616;?#21069;南下所有战事了。

    宋丰当下身边,只有两位练气士模样的人物贴身护送。

    一个腰间悬?#20197;?#30524;的大骊太平无事牌,是一位袒胸露背的魁梧壮?#28023;?#36523;高九尺,手持两把摧城?#31119;?#33007;下坐骑,要比重骑军的战马还要大上许多,壮汉除了那块玉牌,腰间还挂着两颗鲜血淋漓的头颅,是攻城战中的?#22204;?#21697;,头颅的主人,生前都是西河国?#26412;?#36203;赫有名的练气士。

    相较这位壮汉的威风八面,另外一人就要?#40644;?#30524;太多了,是个瞧着比主将宋丰还要年轻的男子,身穿一袭灰?#20284;?#30340;棉衣长袍,长了一张英俊的狐狸?#24120;?#23545;谁都笑眯眯的,腰间挎长短两把剑,剑鞘一黑一白。

    棉袍长褂的年轻男子双手拢袖,缩着脖子,意态懒散。

    左前方的城中远处,有剑光冲天,那壮汉哈哈大笑,纵马前奔,转头对宋丰笑道:“大局已定,难得还?#26032;?#32593;之鱼,去晚了可能连残羹冷炙都没了!将军自己小心,可别掉下马背啊。”

    这位架子极大的随军修士,是近期进入这支军队的高手,传?#26049;?#26159;某位宫中大人物的嫡系心腹,因为那位大人物失势了,才不得不离开京城捞点军功,此人见惯了京城权贵,对于一个外放边关多年的?#38382;?#23447;亲,并不算如何尊敬。

    魁梧汉子视线转移,望向那个宋丰旁边的一人?#40644;錚?#22995;曹的小白?#24120;?#21482;要你?#38180;删黄?#32929;去找我,我就将接下来到手的这份军功白送你,如何?#20426;?br />
    那个被如此羞辱的年轻修士,只是眯眼笑着,还不忘对着汉子挥挥手掌,示意他赶紧赶赴战场,不要耽搁时间了。

    壮汉哈哈大笑,在马背上高高抬起屁股,伸手绕后,狠狠一拍,摇晃了几下,这?#24597;?#22238;马鞍,向那些剑光起始之地策马狂奔。

    宋丰身边的精锐骑军,人人恼火不?#36873;?br />
    唯?#28010;?#20016;和棉衣男子,都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这支骑队缓缓向城中那座大将军府而去。

    靠近城门的一处简陋铺子内,有三人在这场大战中选择从头到?#24808;?#21311;气息,没有参加任何一场战事,任由城门?#40644;疲?#20219;由大骊王朝?#21069;?#29579;?#35828;?#26432;入城中,杀死一切胆敢手持兵器之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,是这座北边巨镇的修士第一人,在大骊率军围城之前,守城大将就早早对外宣称,去往京城跟?#23454;?#27714;援。其余两人,一位是西河国山上仙家门派的执牛耳者,另外一人,是邻国一位皇家供奉,金丹修为!

    一位金丹神仙,两位龙门?#24120;?#31192;密隐藏在此,此局,不为救下军镇,事实上也挽救不了。

    西河国在内,附近六座小国,此番秘密筹划,为的就是刺杀宋丰!

    要在战场上斩杀一位大骊?#38382;?#30340;王族子弟!

    一旦成功,哪怕国破,但是能够极大鼓舞人心,能够让六国疆土之上,哪怕被大骊铁骑碾压而过,依然会有无数义士奋然挺身,一定可以让大骊这帮畜生疲于应?#21486;?#29255;刻不得安宁,短时间内无法顺利消化掉六国?#33258;蹋?#36716;为南下之资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的设想,是否真的能够达到预期,在座三人,以及六国君主,恐怕都不愿意深思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顾不得了,山河破碎,生灵?#21051;浚?#24635;要做点什么!

    一旦事成,扬名立万,舍了北?#20132;担?#30452;?#29369;?#20129;?#25103;剑?#23601;会身价暴?#29301;?#25104;为大王朝的座上宾,有?#25991;眩?br />
    破境无望,寿命将尽,在山上畏缩三百年,死前总该做一次壮举了。

    在场三位山上人,各有心思。

    ?#28216;?#20043;中,宋丰看似闲散随意,其实攥紧马鞭的?#20013;模?#37117;是汗水。

    那个长了一张狐狸脸的英俊男子,对宋丰微笑道:“有我曹峻在,你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自称?#23433;?#23803;”的男子突然问道:“帮了你这次,你宋丰也得帮我一次,不?#30505;?#23601;是上报朝廷的战损名单里,添加一个练气士举行了,如何?很简单,就说死于那些躲起来的敌方修士手中,忠心护主,英勇捐躯。”

    宋丰点点头。

    曹峻双手?#26377;?#20013;抽出,分别按住长短双剑的剑柄上,缓?#21644;?#21073;出鞘。

    砰然一声。

    坐骑背脊断?#30505;?#24403;场暴?#23567;?br />
    曹峻已经一掠而去,身形瞬间消逝不见。

    空中犹?#36824;?#30528;两条流彩不散的长虹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当最后?#24187;?#26029;手断脚的金丹修士,不得不选择悲愤炸碎那颗金丹,那名战力?#30475;?#21040;变态的剑修,棉衣长褂之上,竟是一点血迹都不曾沾染,在金丹练气士自尽之时,就潇洒御剑而去,脚下方圆百丈的屋舍,瞬间夷为平地,飞扬的?#23601;粒?#36974;天?#31283;鍘?br />
    宋丰抬头望去,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这才放心纵马前冲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他没有径直去往大将军府邸,而是去了先前剑光冲天的战场。

    等他到了那边,废墟之中,发现那个使一对摧城锤的大骊仙家,尸体倒在血泊中,臀部附近被一?#39034;?#26538;刺透钉入,一袭棉衣长袍的英俊剑修,站在那?#39034;?#26538;的顶部,正打着哈?#32602;?#35265;着了宋丰,笑着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在这天之后,名叫曹峻的剑修,就主动投身于一支寻常的斥候?#28216;椋?#19981;再待在宋丰身边耗着。

    一位四处游曳、战功微小却连绵不断的龙门境天才修士,在邻国另外一处大骊兵马南下的战场上,用这种阴险方?#21073;?#19981;断悄然收割着大骊边军斥候的性命,?#30475;?#20986;手都点到为止,并不泄露自己的身份,短短半年,就杀掉了大骊精锐斥候一百六十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每一位大骊边军斥候,都是精锐中的精锐。

    由于先前一次次短兵相接的接触?#21073;?#24182;不集中在某?#40644;?#25112;场,这位年轻兵家修士并未招来大骊修士的注意力和围?#32781;?#20294;是大骊方面逐渐有所警觉,不断加重随军修士的数量,隐藏其中,希望来一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但是当两位观海境随军修士都被斩杀后,大骊军方高层终于重视起这个?#19968;錚?#20294;是这位兵家修士直接跑了,绕了一个大圈,转移到了宋丰领军的西河国战场上。

    曹峻遇到他,是偶然。

    他遇上曹峻,则是某种必然,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鞋。

    曹峻眼睁睁看着他杀掉身边七名斥候,然后宰了他。

    擅长杀伐的修士投军,看?#24179;?#21151;立?#25285;?#23553;侯拜将,都是探囊取物,其实不然。

    一山还有一山高。

    曹峻学着那个手持摧城锤的壮?#28023;?#21106;了那位原本前途无量的龙门境修士脑袋,只是?#36824;已?#38388;,而是悬在马鞍一侧,然后独?#38405;?#19979;,要再学学此人,单枪匹马,去刺杀那些西河国的军中大将。

    他没觉得自己的?#20284;?#20250;比马鞍旁边那颗脑袋的主人更好。

    但是两人唯一的区别,是他曹峻有护道人,以身涉险,不用担心安危,?#36824;?#30171;快厮杀,不用想什么退路。

    他笑着低头,用手拍了?#21738;?#39063;死不瞑目的头颅,早已血迹干涸,毛发枯如茅草,曹峻笑眯眯道:“可惜你没?#23567;!?br />
    一个嗓音响起,带着一丝不满,“为何不救下那些斥候,身在沙场,即是袍泽。”

    曹峻笑道:“我若不在其中,他们死了白死,有我在,好歹有人帮他报了仇,他们难道不该谢我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仙家无情。

    山上修道,远离人世,时间太久,距离太远。

    自然而然,久而久之,许多修士便会对人间无情,至多就是我不为难这个人间,但是莫要奢望我善待人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?#26174;?#22269;京?#24708;?#22788;,有个衣?#31036;?#35099;的小女孩站在肉包子铺前,流着口水盯着热气腾腾的笼屉,层层叠叠,泛着香味。

    掌柜汉子嫌弃她碍眼,怒斥赶人,小女孩挺直腰?#32781;?#25674;开?#20013;模?#31034;意自己有钱。

    五颗铜钱,五文钱。

    汉子正眼也不瞧她,依旧让她滚蛋,见她还不愿意走,拎着一根板凳就要打她。

    吓得小女孩赶紧跑开。

    跑到了远处,小女孩眼神阴沉望着那家铺子,咧咧嘴,转身走向一家卖烙饼的摊?#32602;?#20080;了两张大饼,还余下一文钱。

    她其实吃一张饼就能把今天?#24895;?#36807;去,一开始她也确实只吃了一张。

    可是走着走着,她就开始天人交?#21073;?#26368;后便找了一处墙根,将原本是明天伙食的烙饼给吃掉了。

    吃完之后,她似乎有些后悔,便狠狠拧了一下自己的胳膊,但是起身后,难得肚子饱饱的小女孩,就开始雀跃起来,一路撒腿飞奔,偶尔抬头,望向京城上空的点点?#37329;埃?#20805;满?#25628;尷邸?br />
    这一夜,她没有回“自家”那处小?#30505;囊?#28165;凉,睡哪儿不是睡,不会死人的,就是蚊子多,有些恼人罢了。

    有一家境还算殷实的富人门户,门口摆着一对手艺拙劣的石狮子,而且形制古怪,不是蹲坐姿势,而是四脚着地,仰头远望,石狮子不高不低的,刚好让小女孩爬到背脊上,她先是坐在上边看了一会儿?#22218;?#30340;星空,掏出那枚仅剩的铜钱。

    透过那个小小的方孔,望着大大的星空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满脸笑意。

    之后她便藏好铜钱,趴下酣睡起来,很快就发出轻微的呼噜声。

    隔壁那只石狮子上,陈平安盘腿而坐,转头看?#25628;鄢脸?#29087;睡的小女孩,他眉头紧皱,难以?#31361;场?br />
    陈平安不再多想什么,开始闭上眼睛,?#24223;?#21073;炉立桩。

    小女孩趴在石狮背上,睡相香甜。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  返回目录(快捷键:回车)  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幸运狮子怎么玩
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号码分布 重庆时时后三组六人工计划 新快3客户端 pt电子游戏平台排行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龙虎 辽宁快乐12任选开奖基本走势图 半全场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官 股票行情走势图 澳门葡亰时时彩计划 捕鱼游戏棋牌 北京赛车pk10 双色球开奖直播现场直播 内蒙古快三开奖时间 麻将上下分 棋牌 百年泥匠硅藻泥赚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