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: 热门搜索: 一念永恒 剑来 魔葬九天 万界天尊 都市医圣 我的女朋友们 医等狂兵
当前位置:书馆中文网 > 剑来TXT下载 > 剑来目录 > 第三百四十六章 夫子说顺序,水神结金丹
剑来 第三百四十六章 夫子说顺序,水神结金丹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    一更人二更火三更鬼游荡,四更贼五更鸡鸣天下白。

    今夜三更时分,埋河水中阴气森森。

    驿馆这边,兴许有姚家铁骑坐镇其中,兵戈肃杀,无形中挡住?#22235;?#20221;渗人气息。

    姚近之在屋内练习金钱课,俗称火珠林,是山上秘法之一,说是秘法,其?#25377;?#31639;真正入流。姚近之是在年幼时在书楼偶然所得,这些年只当做是消遣之举,以三枚铜钱,掷地问卜,或是六钱问课法,六枚铜钱置于竹筒内,丢出铜钱后看正反,问前程,断吉?#20303;?#26102;灵时不灵,姚近之其实自己都不太信这个。

    今天她以三钱?#39318;?#24049;此行入京的前程,大吉。

    又以六钱问课法,测验大泉刘氏的国祚长短。

    事后一颗颗收起铜钱,姚近之满脸疑惑,百思不得其解,只得自嘲一句不问苍生问鬼神,本就不对。她不再烦恼这两次结果,起身来到窗口,看到姚岭之正在练刀。再远一些,一座屋子还亮着灯火,不用猜,也知道是姚仙之在挑灯夜读兵书。

    她坐回桌旁,想着接下来可以经常去找那位卢先生下棋,可以给那个?#20449;?#38065;的小姑娘送几样精巧小物件,还要找个机会,送给那位年轻刘氏供奉一样合乎分寸的东西,因为身为女子,她看得出那个邵渊然眼神深处隐藏着的话语,只是她明明看穿了,却假装不懂罢了。此次北行,一直以来,她就只与那位年轻道士说了两三句话而已,以及一次故意的望向那人背影。而那位年轻供奉,说来好笑,自以为在她面前,神色淡漠,便能掩藏一?#23567;?#22905;可以肯定,那次自己“无意”中的凝望,足以让一位志向高远的修道之人,心生涟漪了。

    姚近之一直坚信,这比千言万语还要来得有分量。何况人之言语,本身就从不在多,入不入耳是一回事,落不落在他人心头,又是一事。女子容貌佳者,男子权势重者,先天便有优势的。

    姚近之一想到这里,便有些小小的抑郁。为?#25991;橙四?#22815;真正心平气和与自己相处?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从深夜直到天将大亮,朱河一直待在埋河畔,徘徊不去。

    昨夜怪事连连,先是小?#23601;?#35060;钱信口雌黄,说是看到河上有一座金桥,然后陈平安停了剑炉立桩,说是要他和裴钱?#28982;?#39551;站,陈平安就跃入埋河水中,裴钱二话不说就跟着跳了进去,之后埋河中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漩涡,河面上灵气盎然,让朱河有些不适,那漩涡将陈平安和裴钱裹挟其中,骤然出现,骤然消逝,只留给朱河一个矮小女子的模糊身影。

    听说桐叶洲只是这座浩然天下的九大洲之一。

    天地广袤,何其大也。

    修道之人,何其高也。

    早先朱河心情有些郁郁,他就像个富甲一方的县城豪绅,突然进入了京城,发现自己?#36947;?#37027;点银子,什么都买?#40644;穡?#21040;底还是有些失落的。只不过这点小心思,朱河收拾得很快,很干净,反而生出满腔豪气和?#20998;荊?#21035;看朱河成天笑眯眯,跟着陈平安屁股后头鞍前马后,可这些天武道修为上的勇猛精进,一刻都没有耽搁。

    其余三人,也不比朱敛逊色,?#21512;?#22312;仔?#24178;笫幼?#36825;座天下,于细微处见天地。隋右边在车厢内闭关悟剑,卢白象更是天纵奇才,琴棋书画,无所不精。

    这就是朱?#29468;?#30333;象四人,最无形的优势所在。

    无一例外,他们都曾无敌于人间,作为?#30475;?#27494;夫,心境近乎无瑕,最当得起“?#30475;狻?#20108;字。

    四人之间,又有?#24213;越?#21170;。

    七?#31216;?#39048;,就看谁最早打破了。

    只要?#30097;?#20102;武夫金身?#24120;?#31532;八御风境和第九?#32467;劬常?#23545;他们而言再无大门槛,就只是时间长短而已。

    朱河抬头看?#25628;?#22825;色,开?#20339;?#30528;原路返回,?#20013;?#25474;量着一块鹅卵石,轻轻摩挲,不断?#20852;?#23633;被河边清风吹拂而散。

    四?#39034;?#20102;武道瓶颈之外,自然谁都对自身枷锁心怀不满,别忘了?#21512;?#26159;南苑国的开国?#23454;郟?#21346;白象是魔教的开山鼻祖,隋右边更是连福地规矩都想要一剑打破的女子剑仙。要说四人?#38405;?#20010;手持四幅画卷的年轻人心悦诚服,心甘情愿当牛做马,别说陈平安,恐怕那个名?#20449;?#38065;的孩子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只是客栈一役,四人对陈平安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朱河攥紧?#20013;?#30707;子,喃喃自语:“看那陈平安如今自然流露出来的态度,卢白象应该是最早吐露真相之人,所以两人才会如此亲近轻松?”

    钟魁画完那张符胆惊艳的镇剑符,与他先生一前一后离开埋河,碧游府的山水气运逐渐趋于稳定,那名妙龄女婢带着裴钱返回大厅。

    裴钱先前在影壁那边,刚将那捧埋河水精丢回影壁,结果就看到上边香火絮乱、河水翻滚的画面,好像下一刻河水就要涌出石壁,水淹府邸,裴钱吓了一大跳,嚷嚷着要回陈平安身边待着,那位早年冤死埋河的水鬼?#20061;?#32473;水神娘娘运用神通赶出了府邸,留下裴钱孤零零站在影壁那边,嚎啕大哭,哭得嗓子都哑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返回大厅,裴钱脸上还带着泪痕,怯生生站在门槛那边,没?#21307;?#38376;,她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,知道陈平安在跟人谈正事,若是这次又是她闯祸,惹恼?#39034;?#24179;安,上?#38382;?#26377;钟魁帮忙说情,这次可没谁为她仗义执言了。

    陈平安转头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裴钱一溜烟跑进大厅,坐在陈平安旁边的椅子上,端正坐好,有些委屈和心虚,道:“我刚把那捧水还给影壁,不晓得缘由,就地动山摇的,陈平安,我真不是有意的啊,你可不许生气。”

    陈平安一弹指打在裴钱额头上,笑道:“你还知道怕啊?”

    裴钱一看,心中大定,那吓人异象,多半是跟她没关系,底气一足,腰杆立即就硬了,酒桌上香味扑鼻,实在嘴馋,再说了见多了神怪精魅,裴钱以前在藕花福地还听天桥底下的说书先生,说那些志怪故事,总?#24425;?#20040;水底龙宫和神仙府邸里的一杯酒一颗桃子,吃了后都能增长寿命,便试?#21483;?#38382;道:“我能喝一小口酒吗?”

    陈平安一瞪眼,裴钱立即故作恍然道:“我年纪还小哩,喝什么酒,还是陈平安你多喝一些吧。”

    生性豪爽的水神娘娘,给这鬼灵精怪的小闺女,逗笑得乐不可支,“府上还有不少百年陈酿的水花酒,回头我送你一?#24120;?#33267;于陈平?#24425;?#25250;走了自己喝,还是给你剩下点,我可就管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裴钱待在陈平安身边,可就天不怕地不怕了,老气横秋道:“真要送我酒的话,我要谢你的,但是我如今年纪还小,喝不得酒,否则会耽误我读书识字的,下回我们再来你家中做?#20572;?#21040;?#22235;?#22815;喝酒的时候,你可莫要小气,否则就要对不住你的神仙身份了。”

    水神娘娘啧啧称奇,仔细打?#31185;?#35060;钱的眉眼,越看越心动,对陈平安半真半假道:“好有灵气的小姑娘,不然让她留在碧游府吧,我帮你照顾她,以后我这碧游府的埋河水神娘娘位置,就给她接任了,我保证倾囊相授,再给她炼化两件法宝,最多两百年,她就可以成为大泉王朝最有实力的水神。”

    裴钱慌慌张张站起身,大怒道:“不许胡说八道,?#19968;?#35201;去宝瓶洲龙泉郡,帮忙给我家老宅子贴春联呢!”

    陈平安婉言拒绝水神娘娘的提议。

    不把她带在身边,实在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水神娘娘也未强求,不过方才那些言语,还真不是她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一眼相中?#25163;?#30340;裴钱,真留在了碧游府,她还真会竭尽全力让小姑娘?#22363;新?#27827;神位,还会帮她尽力铸造炼化两件法宝品相的兵器,哪怕违背心性,与大泉王朝和大伏书院虚与委蛇,也要为碧游府赢得一个宫字。那?#27492;?#23601;可以放开手?#29275;?#21435;宰?#22235;?#22836;作祟埋河两百年的大妖,哪怕玉石俱焚,到底是一桩造福两岸九十万百姓的功德,对得起从文圣老爷书上读出来的圣贤道理了。

    至于她这位水神娘娘,对裴钱为何如此?#23567;?#30524;缘?#20445;?#26356;有学问。

    作为坐镇一方水土的悠久神祇,埋河水神本身福缘极大,否则也无法从一块无人问津的祈雨石碑上,悟出了?#24187;?#20316;为上五境修?#30475;?#36947;之本的仙术口诀,方才她仔细运用神灵的望气之法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她已算是世上?#30007;?#25317;有金形之姿中的佼佼者,眼前这位黝黑瘦小的小姑娘,竟然?#20154;?#36824;要出类?#23627;停?#26159;头等的神灵之身,通俗说来,就是不当个享受香火的山水神祇,那就是暴殄天物圣所哀了。

    所谓的金形之姿,有点类似剑修的先天剑胚,佛家的佛子,得天独厚,在?#31243;?#27491;?#21453;?#36947;上修行,一日千里。金形之人,多先天体态瘦小,却骨头极硬,世上相术中有?#24187;?#31216;斤论?#21073;?#19987;看一人骨气有几斤几两重,金形之姿,就是世间最重的一种,性情强悍,易急躁,杀伐果决,尤其是五行之中金主肃杀,自?#22411;?#20005;,故而天生官将之材。

    只是这位水神娘娘的眼力很好,仍是不够好。

    裴钱?#25163;?#20043;出众,早已高出五行范畴之外。所以朱河观裴钱,?#19981;?#35273;得小?#23601;?#26159;个习武天才。甚?#20142;?#20808;前购买铜钱的姚近之,心中思量,都觉得小?#23601;?#20852;许会是个术算人才,只要跟随她研习占卜算卦,能够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唯独君子钟魁,看得更加全面和深远。

    只?#19978;?#35060;钱遇上?#39034;?#24179;安,道理也不跟她说,至于习武或是修道,裴钱更是想也别想。

    这个?#23601;?#29255;子,如今跟随陈平安?#40644;?#36299;山涉水,只要她额头上能够贴着一?#20598;?#20540;一栋大宅子的符箓,就已经欢天喜地,走路不觉得累了。

    这大概就是一物降一物。

    裴钱跟随朱敛练武也好,留在碧游府当下一任埋河水神也罢,不管成就有多高,都不用奢望她会对朱河、水神娘娘感恩,说不定哪天起?#39034;?#31361;,一巴掌就被裴钱拍死了,事后她还觉得理所当然,你们惹恼了我,我本事又比你大,不打杀?#22235;?#20204;,难不成还留在身边碍眼?

    只是到?#39034;?#24179;安这边,裴钱心思念头,则大不相同,可谓独一份了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只缘身在此山中,皆浑然不自知罢了。

    水神娘娘挥挥手,?#20061;?#40664;默退去。

    水神娘娘这才问道:“陈平安,我是爽快人,你更是,不然钟魁不会与你如此人情往来,那我就有话直说了?”

    陈平安点点头,“水神娘娘只管直说。”

    水神娘娘神色凝重,似乎在酝酿措辞,有大事相商。

    陈平安不知何故,照理说府升宫一事,钟魁已经帮忙?#26522;ǎ?#30887;游府不该有什么难事才对。可?#28909;?#22905;如?#25628;?#32899;,陈平安就静等下文。

    她缓缓问道:“陈平安,你见过了文圣老爷,那么文圣老爷是不是令人高山仰止,出口成章,一字一句,都会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,听?#22235;?#20123;深入浅出的大道至理,就会觉得心生我辈晚生只管砰砰磕头的想法?”

    桌对面的水神娘娘,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陈平?#37096;?#24471;没喝酒,不然真要一口酒水当场喷出来。

    裴钱不知道水神娘娘所说的文圣老爷是谁,但是听口气好像陈平安认识那个挺厉害的老头儿,她便觉得与有荣焉,双臂环胸,很是骄傲。

    陈平安喝了口养剑葫里的碧游府百年“水花酒?#20445;?#29369;豫了一下,不忍心破坏水神娘娘心目中文圣老秀才的?#38797;?#24418;象,挑选着说道:“老先生自然学问极大,脾气极好,待人和善,从不拿捏架子,出门在外,很……平易近人。”

    能?#40644;?#26131;近人吗,个子小小的,游历天下,就是那?#40763;?#37240;老书生的模样,平易近人换成貌不惊人更合适,比钟魁在客栈还不如。?#19981;?#25296;人喝酒,喝酒?#19981;蹲白?#36182;账,酒品也不太好。

    可这些实话,陈平安不忍心说与水神娘娘。

    怕她一个不小心,真就道心崩碎了。

    水神娘娘这次干脆不用大白碗喝酒了,直接拎起那坛酒,仰头灌了一大口,“文圣老爷果真是如我所想这般……苍天在上!学问通天,却有悲天悯人,?#20982;?#20154;间,和和气气,善待世人,文圣老爷当年竟然只在中土神洲那座文庙排在第四,不?#38376;?#31040;在至圣先师左右,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水神娘娘喋喋不休,不停为自己敬仰万分的文圣老爷打抱?#40644;健?br />
    陈平安并未搭话,却想起了很多真正的读书人,以及向往读书?#35828;?#20154;,齐先生的先生,齐先生,藕花福地很像齐先生的种秋,他陈平安,以及很像自己的那个孩子曹晴朗。

    世间万般讲理与不讲理,终归会落在一处,我心安处?#27425;?#20065;。

    陈平安不说话,只是喝酒,如此好喝的酒,想到那些?#21069;?#32654;好的人和事,文圣老秀才的顺序之说,齐先生的不失望,种秋的?#24066;?#26080;愧,曹晴朗的怀揣着希望。他陈平安今天肯定喝不成烂酒鬼,说不定像阿良所说,真能喝成了酒仙呢。

    一个自?#20439;?#35828;话,一个自?#20439;?#36944;想,都喝着酒,不用人?#21834;?br />
    碧游府的水花酒,所谓窖藏,那可是藏在埋河水精之中,一放百年,自然陈酿甘醇,入口容易,后劲可不小。

    水神娘娘是真喝酒醉了,盘腿坐在椅子上,脑袋摇摇?#20301;危?#35828;自己羡慕死?#39034;?#24179;安,见过文圣老爷,还跟圣人老爷那么熟悉,这辈子得了大圆满,她就没这份?#20197;耍?#27599;天端坐在神台上,看似香火弥漫水神庙,比蜃景城还要香火旺盛,可是香火之中,?#24615;幼?#37027;么多的?#21483;乃接?#22905;很多都不?#19981;叮?#27714;财求?#36824;螅?#27714;子求权势,她就想跟文圣老爷当面问上一问,圣人们的道理说?#22235;?#20040;多,文庙已经树立?#22235;?#20040;多尊神像,饱读圣贤书的读书人多如牛毛,为?#38382;?#36947;还是这么不堪,总是让人越来越失望,让她对人间越来越?#19981;恫黄?#26469;。

    碎碎念叨最后,水神娘娘掰着手指头说着一句句文圣老秀才的书中经典,埋怨这么好的道理,世人都不愿意学,是不是文圣老爷你的学问太高了,世人根本摸不着?最后她双手挠头,茫然不已。

    裴钱翻着白眼,得?#24076;?#20197;后自个儿还是不要喝酒了,若是女子喝过了酒,都像这位娘娘疯疯癫癫的,实在太可笑了。

    陈平安喝酒有一点最好,在醉死拉倒那一刻之前,总是越喝眼神越明亮,整个人焕然一新,眉眼飞扬,如拳法不再是收而是?#29275;?#22909;似一身少年老成的暮气都给酒气压下。

    可这不意味着陈平安就真是越喝越清醒了,而是喝醉了,就会压不住本性本心,喝酒之前,谨小慎微,如双手始终捂住铜镜?#24471;媯?#25110;是双?#21482;?#20303;一?#24503;?#23460;灯火,不愿让外人瞧见,喝酒之后,便松开双手,大放光明,照彻四方又何妨?

    陈平安重重将养剑葫搁在酒桌上,朗声道:“文圣老先生的学问怎么就太高了,不管用?管用得很,我就要与你说一说,此学说,放之四海而?#23472;跡?#21892;?#22235;?#23398;,恶人?#37096;?#20197;学,帝王将相能学,贩夫走卒能学,山上神仙也能学,妖魔鬼祟可学,山水神祇亦可学!至于是否愿意学以致用,那是学了之后的事情,先学了这门学问,便是裨益!”

    陈平安下意识正襟危坐,学那君子钟魁,更学那学塾授业的齐先生,“学了世间真学问,便可心田有那源头活水来!我觉得老先生这门学问,阐述那顺序二字,就是大学问,真学问,人人可学!你学不学?!”

    水神娘娘眼神恍?#20445;?#27985;浑噩噩,一拍桌子道:“你说了我便学学看!”

    陈平安身体微微前倾,以手指在桌上写下顺序二字,“这门学?#39318;?#26088;,是这顺序二字!别开生面,在礼仪规矩的秩序之外,又有一条大江大河,恩泽苍生!?#39029;?#24179;安所学不深也不多,只说我知道之事,晓得之理,无错之话!我现在便用老先生那晚与我所说内容,先与你说这顺序之说的开宗明义!”

    一五一十,陈平安将那晚老夫子坐而论道、提纲挈领的开篇内容,?#20982;?#32454;细说了一遍,幸好陈平安记忆好,哪怕喝醉了酒,依?#24187;徊睢?br />
    第?#40644;?#20998;先后,世间事皆?#26032;?#32476;,来龙去脉,不可跳过任何一个环节,只拣选自己想要的来讲道理,不然世间万事,永远说不清对错,不然就成了只有立场而无对错,好似世间人皆可怜,都可恨?那还怎么真正讲理?难不成各说各话,道理说不通之后,仍是只能靠拳头说话?#30475;?#35884;矣!

    第二篇,审大小。对错有大小之分,便需要将法家之?#21697;ǎ?#21644;术家之术算,这两把尺子,借来一用。

    第三篇,定善恶。以礼仪规矩作为根本准绳,结合各地乡?#32451;?#20439;人情,以及人心道德,定人是非和功过,扪心自问善与恶。

    第四篇,知行合一!错则改之,无则加勉。

    仅是这四篇内容,详细铺陈开来,陈平安就说了一个时辰之久。

    “这门顺序学问,是顶好的学问,?#19978;?#35201;起而行之,处处合乎学?#39318;?#26088;,何其难也!”

    “之前不知道为何文圣老先生要劝我喝酒,不知左右为何一剑劈掉雨师神像,讲也不讲道理,就又一剑铲平了蛟龙沟,更不知道为何钟魁身为君子,为何如此不像是一个书院君子。为何心相寺老和尚会说这个世界,亏欠着好人。为何老道人带着我看遍藕花福地,总是好?#22235;?#24471;好报,恶?#22235;?#33719;恶报。”

    说到许多地?#21073;?#38472;平安想要将学问与处事,做到言行合一,可是经常会说着说着就开始自我否定,告诉桌对面那位聚精会神竖耳聆听的那位水神娘娘,他陈平?#19981;?#26159;觉得自己琢磨而出的道理,仍是太小,尤其关于涉及大是大非之外的复?#30001;?#24694;、细微人心,?#23545;?#27809;有资格去盖棺定?#37048;?br />
    陈平安坐在那里,很多时候都在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多时?#21073;?#20809;阴如碧游府外的江水缓缓流逝。

    水神娘娘早已站起身,恭?#27492;?#31435;,微微弓着身子,如学生聆听夫子教诲,铭刻在心,不敢错过一字一句。

    裴钱好像听进去了,又好像心不在焉,趴在桌上,她脸?#20183;?#30528;桌面,望着一口气跟别人说?#22235;?#20040;多大道理的陈平安。

    记忆中,除了跟曹晴?#21097;?#23567;巷外边的大街一?#21073;?#20160;么种秋国师,大魔头丁婴,陈平安都是说打就打,打生打死都没个太多言语。

    离开了藕花福地,在北晋边境线金璜府邸附近,一剑劈死?#22235;?#22836;青色大水牛,在客栈二楼一句扪心自问,三拳就打死?#22235;?#20010;嚣张跋扈的小国公爷。

    陈平安说他之前?#24187;?#30333;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其实小女孩裴钱也?#24187;?#30333;,更?#24187;?#30333;。

    为何天大地大,对谁都讲理、和气的陈平安,独独对她那么不好、对她脾气最恶劣的陈平安,可她还是会觉得待在他身边,哪怕挨骂挨打,也觉得……没什?#27425;?#23624;。会心安理得地觉得身边这个?#19968;錚?#35201;她做什么就去做什么,她可以什么都不?#26522;?#24819;,当然她还是会觉得很烦躁,很麻烦,只是这些情绪,比起当年她一个人在南苑国京城像个小小的孤魂野鬼,年复一年飘来荡去,总觉得哪天冻死了饿死了就拉倒,要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大概就是因为今晚这样,陈平安说着自己心中最认可的学问,他还是会说未必他说得就是最有道理,做得最对。

    陈平?#19981;?#30475;到世间种?#30452;?#20154;好。

    裴钱只愿意看到世间种种他人恶。

    碧游府邸,那块?#21494;?#19978;的三个金字,光彩夺目,金光流溢。

    府内众人水鬼惊骇且惊喜地发现,整座府邸处处是淡淡金色的光线在如水流淌。

    碧游府外的埋河之水,波光?#36156;裕?#26376;辉?#25214;?#20043;下,尤为皎洁。

    许多戾气难消的冤死水鬼,不由自主地从阴沉河底,游往河面,然后沐浴在月色下,纷纷消散,如获解?#36873;?br />
    埋河畔的水神祠庙内,在外等待天明开门烧头香的善男信女们,喧哗大起,原来祠庙内隐隐约约,那尊水神娘娘的金身神像形象,蓦然拔地而起,高达十数丈,俯瞰人间,那尊泥塑金身,金身二字,变得愈发名副其实,威严之外,神气凛然。

    埋河深处,那头距离金丹境只差丝毫的大妖,隐匿在河底一处老巢,本该最为舒适惬意,这一刻竟是?#36335;?#32622;身于油锅之中,煎熬万分,不得已,迅猛冲出老巢,它大声咆哮着,掀起滔天大浪,沿着埋河水流疯狂往上游逃匿而去。?#30475;?#24819;要?#20064;?#34892;凶,两侧河床好似牢笼,让它处处碰壁,逼得它只能在河水最深处乱撞,始终无法祸害两岸城镇百姓。

    天微微亮。

    碧游府大厅内,水神娘娘衣袖飘摇,浑身金色光彩流转不定,尤其是心胸之间,有?#24187;?#37329;色丹丸滴溜溜旋转,映照得整座大厅金光远胜烛光。

    书上有云,朝闻道,夕死可?#21360;?br />
    她不曾想自己还有这份洪福齐天,夜闻大道,朝结金丹!

    水神娘娘鞠躬到底,对眼前这位年轻男子感恩戴德,已是满脸泪水,喜极而泣道:“?#28909;?#23567;夫子是文圣老爷的嫡传弟子,为何骗我?”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  返回目录(快捷键:回车)  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幸运狮子怎么玩
边锋广东麻将 努力赚钱 现在不累 以后更加累 青海快三专家预测推荐 海王捕鱼内购破解版 幸运28如何刷大量流水 栽树赚钱吗 湖北快3 江西快3入口 快速时时彩 2018最新捕鱼送分平台 内蒙十一选五开奘结果 快乐十分 11选5现场直播 广西麻将下载安装 重庆百变王牌 红马甲炒股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