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: ?#35753;?#25628;索: 一念永恒 剑来 魔葬九天 万界天尊 都市医圣 我的女朋友们 医等狂兵
当前位置:书馆中文网 > 剑来TXT下载 > 剑来目录 > 第五百一十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
剑来 第五百一十章 前辈我让你三拳吧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    这一路逛荡,经过了桃枝国却不去拜?#20204;?#30956;府,黑衣小姑娘有些不开心,绕过了传说中经常剑光嗖嗖嗖的金乌宫,小丫头心情就又好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的心情,是那天上的云。

    这天在一座处处都是新鲜事儿的仙家小渡口,终于可以乘坐腾云驾雾的渡船,去往春露圃了!这一路好走,累死个人。

    黑衣小姑娘站在大竹箱里边,瞪圆?#25628;?#30520;,她差点没把眼睛看得发酸,只?#19978;?#21452;方事先约好了,到了修士扎堆的地?#21073;?#22905;必须站在箱子里边乖乖当个小哑巴,大竹箱里边其实没啥物件,就一把从没见他拔出鞘的破剑,便偷偷踹了几脚,只是?#30475;?#24403;她想要去蹲下身,拔出鞘来看看,那人便要开口要她别这么做,还吓唬她,?#30340;前?#21073;忍你很久了,再得寸进尺,他可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这让她有些憋屈了好久,这会儿便抬起一只手,犹豫了半天,仍是一板栗砸在那?#19968;?#21518;脑勺上,然后开始双手扶住竹箱,故意打瞌睡,呼呼大睡的那种,书生一开始没在意,在一座铺子里边忙着跟掌柜的讨价还价,购买一套古碑拓本,后来小姑娘觉得挺好玩,卷起袖子,就是砰砰砰一顿敲板栗,白衣书生走出铺子后,花了十颗雪花钱买下那套总计三十二张碑拓,也没转头,问道?#39608;盎姑?#23436;了?#20426;?br />
    黑衣小姑娘一条胳膊僵在空中,然后动作轻柔,拍了拍那书生肩膀,“好了,这下子纤尘不染,瞧着更像是读书人喽。姓陈的,真不是我说你,你真是榆木疙瘩半点不解风情唉,大江之?#20384;?#19979;了那?#34915;?#33337;,上边多少达官显贵的妇人良家女,瞧你的眼神都要吃人,你咋个就登船喝个茶酒?她们又不是真吃人。”

    陈平安却转移话题,说道?#39608;?#20320;打了我十六下,我记在账本上,一下一颗雪花钱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双?#21482;?#33016;,踮起脚跟站在书箱中,嗤笑道?#39608;?#23567;钱钱,毛毛雨!”

    陈平安带着她一起登上了那艘渡船。

    这么背着个小精怪,还是有些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不过瞧来的视线多轻视讥讽,出门在外,修道之人,能够以一头山中君作为坐骑翻山越岭、骑着蛟龙入水翻江?#36141;#?#37027;才是大豪杰,真神仙。

    陈平安觉得挺好。

    谷雨时节,经常昼晴夜雨,雨生百谷,天地万物清?#24187;?#27905;,其实适合徒步?#19979;?#27427;赏沿路山水。

    只是陈平?#19981;?#26159;希冀着能够赶上春露?#38405;?#22330;集会的尾巴,?#32422;?#36825;个包袱斋,不能总是游手好?#23567;?br />
    黑衣小姑娘还是依依不饶,?#21543;下?#33337;那边喝个茶水也好啊,我当时在岸边可是瞧得真切,有两?#24187;?#40836;衣?#22815;?#32654;的女子,模样真是不差,这可是红袖添香的好事唉。”

    陈平安轻声笑道?#39608;?#20320;要是个男的,我估摸着在哑巴湖那边待久了,你迟早要见色起意,为祸一?#21073;?#33509;是那个时候被我撞见,青磬府抓你去当河婆,或是给金乌宫掳去当丫鬟,我可不会出手,只会在一旁拍手叫好。”

    黑衣小姑娘气得一拳打在这个口无遮拦的?#19968;?#32937;头,“胡说,我是大水怪,却从不害人!吓人都不稀罕做的!”

    陈平安不以为意,“又是一颗雪花钱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就要给那后脑勺来上一拳,不曾想那人说道?#39608;?#25171;头的话,一下一颗小暑钱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掂量了一下?#32422;?#30340;家底,刨开那颗算是给?#32422;?#36174;身的谷雨钱,其实所剩不多了。

    难怪那些路过哑巴湖的江湖人,经常念叨那钱财便是英雄胆啊。

    她皱着眉头,想了想,“姓陈的,你借我一颗谷雨钱吧?我这会儿手头紧,打不了你几下。”

    陈平安干脆就没搭理她,只是问道?#39608;?#30693;道我为什么先前在那郡城,要买一?#20056;?#33756;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小姑娘疑惑道?#39608;?#25105;咋个知道你想了啥。是这一路上,腌菜吃完啦?我也吃得不多啊,你恁小气,?#30475;?#22841;了那么一小筷子,你就拿眼神瞧我。”

    陈平安笑了笑,“听说酸菜鱼贼好吃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觉得?#32422;?#30495;是聪明,一下子就听明白了,她泫然欲泣,蹲在竹箱中默默擦拭眼泪,她又机灵?#32622;?#33510;啊。

    只是到了渡船?#25758;?#25151;间,那?#19968;?#25918;下竹箱后,她便一个蹦跳离开,双手负后,一脸嫌弃,?#36409;?#36947;?#39608;?#23506;酸!”

    陈平安摘了斗笠,桌上有茶水,据说是渡口本地特产的绕村茶,别处喝不着,便倒了一杯,喝过之后,灵气几无,但是喝着确实甘甜清冽。相传在渡口创建之前,曾有一位辞官隐士想要打造一座避暑宅邸,开山伐竹,见一小潭,当时只见朝霞如笼纱,水尤清冽,烹茶第一,酿酒次之。后来慕名而来者众,其中就有与文豪经常诗词唱和的修道之人,才发现原来此?#35835;?#27668;充裕,可都被拘在了小山头附近,才有了一座仙家渡口,其?#36947;?#30528;渡口主人的门?#21242;?#24072;堂,相距?#33041;丁?br />
    陈平?#37096;?#22987;双手剑炉走六步桩,小姑娘坐在椅子上,摇晃双腿,闷闷道?#39608;?#25105;想吃渡口街角店铺的那个龟苓膏了,凉凉苦苦的,当时我只能站在竹箱里边,颠簸得头晕,没尝出真正的滋味来,还不是怪你?#19981;?#20081;逛,这里看那里瞧,东西没买几件,路没少走,快,你赔我一份龟苓膏。”

    陈平安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小姑娘其实也就是闷?#27809;牛?#38543;便聊点。

    可是当?#21069;?#34915;书生又开始来回瞎走,她便知道?#32422;?#21482;能继续一个人无聊了。

    她跳下椅子,一路拖到窗口那边,站上去,双臂环胸。渡船有两层楼,那?#19968;?#21533;?#27169;?#19981;愿意去视野更好的楼上住着,所以这间屋子外边,经常会有人在船板?#19979;?#36807;,栏杆那边还有三三两两的人待着,?#24425;?#35753;她心?#24120;?#36825;么多人,就没一个晓得她是哑巴湖的大水怪。

    渡船缓缓升空,她摇摇?#20301;危?#19968;下子心情大好,转头?#38405;?#20154;说道?#39608;?#39134;升了飞升了,快看,渡口那边的铺子都变小啦!米粒小!”

    这可是这辈子头回乘坐仙家渡口,不晓得天上的云海能不能吃,在哑巴湖水底待了那么多年,一直疑惑来着。

    那人只是在屋子里边来回走。

    渡船栏杆那边的人不少,聊着许多新近发生的趣事,只要是一说到宝相国和?#21697;?#35895;的,小姑娘就立?#35789;?#36215;耳朵,格外用心,不愿错过一个字。

    有人?#30340;腔品?#35895;的黄袍老祖竟然身死道消了,却不是被金乌宫宫主的小师叔一剑?#28193;保?#22909;像黄袍老祖是因此受了重伤,然后被宝相国一位过路的大德高僧给降服了,但是不知为何,那位?#20185;?#24182;未承认此事,却也没?#22411;?#38706;更多。

    小姑娘气得摇头?#25991;裕?#21452;手挠头,如果不是姓陈的白衣书生告诉她不许对外人胡乱张嘴,她能咧嘴簸箕那么大!

    她真的很想对窗户外边大声嚷嚷,那黄袍老祖是给我们俩打杀了的!

    小姑娘委屈得转过头,压低嗓音,“我可以现出真身,?#32422;?#21072;下几斤肉来,你拿去做水煮鱼好了,然后你能不能让我与那些人说上一说啊,我不会说你打杀了黄袍老祖,只说我是哑巴湖的大水怪,亲眼瞧见了那场大战。”

    那人却不近人情,“急什么,以后等到有人写完了?#31455;只?#26159;山水游记,版刻出书了,自然都会知道的。说是你一拳打死了黄袍老祖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想了想,还是眼神?#33041;梗?#21482;不过好像是这么个理儿。

    好在那人还算有点良心,“渡船这边一楼房间,不附赠山上邸报,你去买一份过来,如果有先前没卖出去的,?#37096;?#20197;买,不过如果太贵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?#35835;?#19968;声,只要能够在渡船外边多走几?#21073;?#20063;不亏,跳下椅子,解下包裹,?#32422;?#25487;出一只锦霞?#27704;?#23453;光外泻的袋子,那人已经一拂袖,关上了窗户,并且丢出了一张龟驼碑符箓,贴在窗户上。小姑娘见怪不怪,从小袋子取出一把雪花钱,想了想,又从袋子里边捡出一颗小暑钱,这个过程当中,袋子里边叮当作响,除了神仙钱外,还装满了?#31227;?#20843;糟的小巧物件,如那串当年送人的雪白铃铛一样,都是她这么多年?#37327;?#31215;攒下来的宝贝,然后她将袋子放回包裹,就那?#27492;?#20415;搁在桌上,出门的时候,提醒道?#39608;?#34892;走江湖要老道些啊,莫要让蟊贼偷了咱们俩的家当,不然你就喝西北风去吧!”

    陈平安笑道?#39608;斑希?#20170;儿出手阔气啊,都愿意?#32422;?#25487;钱啦。”

    走到屋门那边黑衣小姑娘一挑眉,转头道?#39608;?#20320;再这样拐弯说我,买邸报的钱,咱俩可就要对半分了!”

    那人果然立即闭嘴。

    黑衣小姑娘叹了口气,老气横秋道?#39608;?#20320;这样走江湖,怎么能让那些山上仙子?#19981;?#21602;。”

    陈平安走桩不停,笑道?#39608;襖瞎?#30697;,不许胡闹,买了邸报就立即回来。”

    约莫一炷香后,小姑娘推开了门,大摇大摆回来,将那一摞邸报重重拍在了桌上,然后在那人背对着?#32422;?#36208;桩的时候,赶紧呲牙咧嘴,然后嘴巴微动,咽?#25628;剩?#31561;到那人转头走桩,她立?#27492;?#33218;环胸,端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陈平安停下拳桩,取出折扇,坐在桌旁,瞥了她一眼,“有没?#26032;?#36149;了?#20426;?br />
    她讥笑道?#39608;?#25105;是那种蠢蛋吗,这么多珍贵的山上邸报,原价两颗小暑钱,可我才花了一颗小暑钱!我是谁,哑巴湖的大水怪,见过了做买卖的生意人,我?#31216;?#20215;来,能让对方刀刀割肉,揪心不已。”

    陈平安有些无奈,翻翻捡捡那些邸报,有些还是前年的了,若?#21069;?#29031;正常市价,总价确实需要一颗小暑钱,可邸报如时令蔬果,往往是过期作?#24076;?#36825;么多邸报瞧着是多,可其实半颗小暑钱都不值。这些都不算什么,生意是生意,只要你情我愿,天底下就没有只有该我赚的买卖。可是有些事情,?#28909;?#19981;是买卖了,那就不该这么好说话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小姑娘,其实很好。

    确实一根筋,傻乎乎的,但是她身上有些东西,千金难买。就像嘴唇干裂渗血的年轻镖师,坐在马背上递出的那只水囊,陈平安哪怕不接,也能解渴。

    小丫头在外边给人欺负得惨了,她似乎会认为那就是外边的事情,?#24590;怎?#36292;返回开了门之前,先躲在廊道尽头的远处,蹲在墙根好久才缓过来,然后走到了屋子里边,不会觉得?#32422;?#36523;边有个……熟悉的剑仙,就一定要如何。

    大概她觉得这就是?#32422;?#30340;江湖??#32422;?#22312;江湖里边积攒下来的未来书上故事之一,有些必须写在书上,有些糗事小事就算了,不用写。

    陈平安背靠椅子,手?#32456;?#25159;,轻轻扇动阵阵清风,“疼,就嚷?#24405;?#22768;,我又不是那个帮你写故事的读书人,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黑衣小姑娘一下子垮了?#24120;?#19968;脸鼻涕眼泪,只是没忘记赶紧转过头去,使劲咽下嘴中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陈平安笑问道?#39608;?#20855;体是怎么个回事?#20426;?br />
    小丫头抬起双手,胡乱抹了把?#24120;?#20302;着头,不说话。

    陈平安微笑道?#39608;?#24590;么,怕说了,觉着好不容易今天有机会离开竹箱,一个人出门短暂游玩一趟,结果就惹了事,所以以后就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一起走过了这么多的山山水水,她从来没有惹过事。

    就只是睁大眼睛,她对这个离开了?#21697;?#35895;和哑巴湖的外边广袤天地,充满了好奇和憧憬。

    黑衣小姑娘轻轻点头,病恹恹的。

    陈平安合起折扇,笑道?#39608;?#35828;说看。这一路走来,你看了我那么多笑话,你也该让我乐呵乐呵了吧?#31354;?#23601;?#27427;襠型?#26469;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趴在桌上,歪着脑袋贴在桌面上,伸出一根手指,轻轻擦拭桌面,没有心结,也没有愤懑,就是有些米粒儿大小的忧愁,轻轻说道?#39608;?#19981;想说唉,又不是啥大事。我是见过好多生生死死的大水怪,见过很多人就死在?#25628;?#24052;湖附近,我都不敢救他们,黄袍老祖很厉害的,我只要一出去,救不了谁,我?#32422;閡不?#27515;的,我就只能偷?#21040;?#19968;些尸骸?#31456;?#36215;来,有些,会被人哭着搬走,有些就那么留在了风沙里边,很可怜的。我不是怕死,就是怕没人记得我,天下这么多人,?#22993;?#26377;一个人知道我呢。”

    陈平安身体前倾,以折扇轻轻打了一下小姑娘的脑袋,“再不说,等会儿我可就你说了也不听的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坐直身,嘿了一声,摇头?#25991;裕笠∮野冢?#24320;心笑道?#39608;?#23601;不说就不说。”

    然后她看到那个白衣书生歪着脑袋,以折扇抵住?#32422;?#33041;袋,笑眯眯道?#39608;?#20320;知不知道,很多时候的很多人,爹娘不教,先生不教,师父不教,就该让世道来教他们做人?#20426;?br />
    小姑娘又开始皱着小脸蛋?#20599;?#28129;的眉毛,他在说个啥,没听明白,可是?#32422;?#22914;果让他知道?#32422;翰幻?#30333;,好像不太好,那就假?#30333;约?#21548;得明白?可是假装这个有点难,就像那次他们俩误入世外?#19968;?#28304;,他给那几头身穿儒衫的山野精怪要?#31520;?#35799;一首,他不就完全没辙嘛。

    那人站起身,也没见他如何动作,符箓就离开窗户掠入他袖中,窗户更是?#32422;?#25171;开。

    他站在窗口那边,渡船?#35328;?#20113;海上,清风拂面,两只雪白大袖飘然摇晃,她有些生气,个儿高了?#40644;?#21834;!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,站在椅子上,突然想通了一件事情,行走江湖遇上些许凶险,岂不是更显得她见多识广?

    她立即眉开眼笑,双手负后,在椅子那么点的地盘上挺胸散?#21073;?#31505;道?#39608;?#25105;掏钱买了邸报之后,那个卖我邸报的渡船人,就跟一旁的朋友大笑出声,我又不知道他们笑什么,就转头对他们笑了笑,你不是说过吗,无论是走在山上山下,也无论?#32422;?#26159;人是妖,都要待人客气些,然后那个渡船人的朋友,刚好也要离开屋子,门口那边,就不小心撞了我一下,我一个没站稳,邸报撒了一地,我说没关系,然后去捡邸报,那人踩了我一脚,还拿脚尖重重拧了一下,应该不是不小心了。我一个没忍住,就皱眉咧嘴了,结果给他一脚踹飞了,但是渡船那人就说好歹是客人,那凶凶的汉子这才没搭理我,我捡了邸报就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双臂环胸,神色认真道?#39608;?#21487;不是蒙你,我当时吃不住疼,就咧嘴了一丢丢!”

    她害怕那?#19968;?#19981;信,伸出两根手指,“最多就这么多!”

    那人转过头,笑问道?#39608;?#20320;说时时刻刻事事处处与人为善到底对不?#35029;?#26159;不是应该一拆为二,与善人为善,与恶人为恶?可是对为恶之人的先后?#25215;頡?#22823;小算计都捋清楚了,可是施加在他们身上的责罚大小,若是出现前后不对称,是否自身就违背了先后?#25215;潁可?#24694;对撞,结果恶恶相生,点滴累积,亦是一?#21482;脸?#23665;风雨?#25628;?#30340;气象,只不过却是那阴风煞雨,这可如?#38382;?#22909;?#20426;?br />
    小姑娘用力皱着?#24120;?#40664;默告诉?#32422;?#25105;听得懂,可我就是懒得开口,没吃饱?#40644;?#21147;呢。

    那人笑眯眯,以折扇轻轻?#20040;蜃约盒目冢?#20320;不用多想,我只是在扪心自问。”

    黑衣小姑娘不想他这个样子,所以有些自责。

    与其他这样让人云遮雾绕看不真切,她还是更?#19981;?#37027;个下田插秧、以拳开山的他。

    好在那人蓦然而笑,一个身形翻摇跃过了窗户,站在外边的船板上,“走,咱们赏景去。不唯有乌烟瘴气,更有山河壮丽。”

    他趴在窗口上,伸出一只手,打趣道?#39608;?#25105;把你拎出来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怒道?#39608;?#36215;开!我?#32422;?#23601;可以!”

    她?#32422;?#36291;出窗户,只是有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便畏畏缩缩抓住他的袖子,竟是觉得站住书箱里边挺好的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?#25628;?#25171;开的窗户,轻声道?#39608;?#21681;俩穷归穷,可好歹衣食无忧,要是给人偷了家当,岂不是雪上加霜?我不想吃酸菜鱼,你也别想。”

    那人却说道?#39608;?#37027;也得看他们偷了东西,有没有命拿得住。”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睛,使劲点头,“?#20113; ?br />
    结果那人用折扇一敲她脑袋,“别不学好。”

    她抱住脑袋,一脚踩在他脚背上。

    那人笑道?#39608;?#36825;就很好。”

    最后她死活不敢走?#20384;?#26438;,还是被他抱着放在了栏杆上。

    然后她走着走着,就觉得倍儿有面子。

    好多人都瞧着她呢。

    她低头望去,那个?#19968;?#23601;?#35010;?#27915;走在下边,一手摇扇,一手高高举起,刚好牵着她的小手。

    她然后说不用他护着了,可以?#32422;?#36208;,稳当得很!

    那一刻的渡船,很多修道之人和?#30475;?#27494;夫都瞧见了这古怪一幕。

    一个黑衣小姑娘,双臂晃荡,仰头挺胸大步走着。

    脚下栏杆那边,有个手?#32456;?#25159;的白衣书生,面带笑意,缓缓而?#23567;?br />
    小姑娘随口问道?#39608;?#22995;陈的,有一次我半夜睡醒,见你不在身边唉,去哪儿了。”

    陈平安笑道?#39608;?#38543;便逛逛。装作差点被人打死,然后差点打坏……没什么了,就当是翻书翻到一个没劲的书上故事好了。看到一半,就觉得困了,合上书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皱眉道?#39608;?#20320;这样话说一半,很烦唉。”

    那?#19968;?#24494;笑道?#39608;?#19968;起行走江湖,多担待些嘛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双臂环胸,走在栏杆上,“那我要吃龟苓膏!一碗可不?#21804;?#24517;须两大碗,邸报是?#19968;?#38065;买的,两碗龟苓膏你来掏钱。”

    那?#35828;?#22836;道?#39608;?#34892;啊,但是下一座渡口得有龟苓膏卖才?#23567;!?br />
    小姑娘皱眉道?#39608;?#27809;了龟苓膏,我就换一种。”

    话一说出口,她觉得?#32422;?#30495;是贼精贼聪明,算无遗策!

    那人犹豫了半天,“太贵的,可不?#23567;!?br />
    小姑娘一脚轻轻缓缓递去,“踹你啊。”

    那人也慢悠悠歪头躲开,用折扇拍掉她的脚,“好好走路。”

    看客当中,有渡船管事和?#21491;邸?br />
    也有那个站在二楼正与朋?#35328;?#35266;景台赏景的汉子,他与七八人,一起众星?#38712;?#25252;着一?#38405;?#36731;男女。

    他住着这艘渡船的天字号房隔壁,一样价格不菲,属于沾光,不用他?#32422;?#25487;一颗雪花钱。

    这就是师门山头之间有香火情带来的好处。

    呼朋唤友,山上御风,山下历?#32602;?#20658;视王侯,睥睨江湖。

    一位姿容平平但是身穿珍稀法袍的年轻女修笑道?#39608;?#36825;头小鱼怪,有无跻身洞府?#24120;俊?br />
    她身边那?#24187;?#22914;冠玉的年轻修士点头道?#39608;?#22914;果我没有看错,刚好是洞府?#24120;?#36824;?#35789;?#31252;御风。如果不是渡船阵法庇护,一不小心摔下去,若脚下恰好是那江河湖泊还好说,可要?#21069;?#19978;山头,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那汉子轻声笑道?#39608;拔?#20844;子,这不知来历的小水怪,先前去渡船柳管事那边买邸报,很冤大头,花了足足一颗小暑钱。”

    被称为魏公子的俊美青年,故作讶异,“这么阔绰有钱?#20426;?br />
    那女子掩嘴娇笑,望向身边的年轻人,她眼神脉脉含情,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其余?#35828;齲?#26356;是附和大笑,好像听到了一句极有学问的妙言佳话。

    帮闲,可就不是察言观色,帮着将那独乐乐变成众乐乐。

    年轻女修又问道?#39608;拔?#20844;子,那个白衣读书人,瞧着像是那小?#21949;?#35199;的主人?为何不像是中五境的练气士,反而更像是一位?#30452;?#27494;夫?#20426;?br />
    魏公子笑了起来,转过头望向那个女子,“这话可不能当着我爹的面讲,会让他难堪的,他如今可是咱们大观王朝头一号武人。”

    年轻女修赶紧歉意笑道?#39608;?#26159;青青失言了。”

    魏公子无奈笑道?#39608;?#38738;青,你这么客气,是在跟我见外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被昵称为青青的年轻女修立即笑颜如花。

    她来自春露圃的照夜草堂,父亲是春露圃的供奉之一,而且生财有道,单独经营着春露圃半条山脉,世俗王朝?#20599;?#29579;将相眼中高高在上的金丹地仙,下山走到哪里,都是豪门府邸、仙家山头的座上宾。此次她下?#21073;?#26159;专程来邀请身边这位贵公子,去往春露圃赶上集会?#24618;?#30340;那场辞春宴。

    东南沿海有一座大观王朝,仅是藩属屏障便有三国,年轻公子出身的铁艟府,是王朝最有势力的三大豪阀之一,?#26469;?#31786;缨,原来都在京城当官,如今家主?#27827;?#24180;轻的时候弃笔投戎,竟然为家族别开生面,如今手握兵权,是第一大边关砥柱,长子则在朝为官,已是一部侍郎,而这位魏公子魏白,作为魏大将军的幼子,从小就?#29976;?#23456;溺,而且他?#32422;?#23601;是一位修道有成的年轻天才,在王朝内极负盛名,甚至有一桩美谈,春露圃的元婴老祖一?#25991;?#24471;下山游历,路过魏氏铁艟府,看着那对大开仪门相迎的父子,笑言如今见到你们父子,外人介绍,提?#25300;?#30333;,还是大将军?#27827;?#20043;子,可是不出三十年,外人见你们父子,就只会说你?#27827;?#26159;魏?#23383;?#29238;了。

    大将军?#27827;?#24320;怀大笑,由不得他不畅快,毕竟春露圃的祖师爷可轻易不夸人。

    魏白得了一位元婴老祖的亲口嘉奖,认可其修行?#25163;剩?#26356;是惹来无数朝?#21543;?#19979;的艳羡,就连?#23454;?#38491;下都为此赐下了一道圣?#24049;?#19968;件秘库重宝给铁艟府,希望魏白能够再接再厉,安心修行,早早成为国之?#20658;骸?br />
    她与魏白,其实不算真正的门当户对了。

    两人最早见到的时候,铁艟府就有意撮合他们,大将军?#27827;?#24403;着她的面,说他们是天造地设的神仙眷?#25314;?#21482;是那会儿春露圃老祖还未下山去过大观王朝,她爹便不太乐意,觉得一个尚未跻身洞府境的魏白,前程难测,毕竟成为练气士之后,洞府境才是第一?#26469;?#38376;槛。

    之后随着魏白在修?#26032;?#19978;的一帆风?#24120;?#24180;纪轻轻就是?#22411;?#30772;开洞府?#31216;?#39048;,又得了春露圃老祖师毫不掩饰的青睐,铁艟府也随之在大观王朝水涨船高,结果就成了她爹着急,铁艟府开始处处推脱了,所以才有了她这次的下?#21073;?#20854;实不用她爹催促,她?#32422;?#23601;百般愿意。

    她没有携带扈从,在东海沿海一带,春露圃虽说势力不算最顶尖,但是交友广?#28023;?#35841;都会卖春露圃修士的几?#30452;?#38754;。

    例如那座金乌宫的小师叔祖,每隔几年就会去孑然一身,一人一剑去往春露?#20113;?#38745;山脉当中?#20056;?#29038;茶。

    但是魏白却身边却有两位扈从,一位沉默寡言的铁艟府供奉修士,据说曾经是魔道修士,已经在铁艟府避难数十年,还有一位足可影响一座藩属小国武运的七境金身武夫!

    魏白转过头,望向站在人群后边的一位?#20056;?#32769;者,问道?#39608;傲问?#29238;,看得出?#21069;?#34915;书生的根脚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那人原本正在闭目养神,听到铁艟府小公子的问话后,睁眼笑道?#39608;?#21548;呼吸和脚?#21073;?#24212;该相当于咱们大观王朝边境上的五境武夫,?#32469;?#23547;常的江湖五境草包,还是要略强一筹。”

    ?#20056;?#32769;者身边一?#24187;?#23481;天然阴?#27721;?#21385;的老嬷嬷,沙哑道?#39608;?#23567;公子,廖小子说得差不离。”

    老者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按照双方悬殊的岁数,给这老婆娘说一声小子,其实不算她托大,可?#32422;罕?#31455;是一位战阵厮杀出来的金身境武夫,老婆姨仗着练气士的身份,对?#32422;?#20174;来没有半点敬意。

    那个来自一个大观王朝江湖大派的汉子,搓?#20013;?#36947;?#39608;拔?#20844;子,不然我下去找那个沐猴而冠的年轻武夫,试试他的深?#24120;?#23601;当杂耍,给大家逗?#35946;?#23376;,解解闷。顺便我壮胆讨个巧儿,好让廖先生为我的拳法指点一二。”

    他所在门派,是大观王朝南方江湖的执牛耳者,门中杂七杂八的帮众号称近万人,掌握着许多与漕运、?#25105;?#26377;关的偏财,?#22275;?#28378;滚,其实都要归功于铁艟府的面子,不然这钱吃不进肚子,会烫穿喉咙的,门中亦是有一位金身境的武学大宗师,只不过私底下说过,自称对上了那个姓廖的,输多胜少。北方江湖则有一位人人用剑的帮派,宗主加上弟子不过百余人,就能号令北方武林群雄,那位喜好独自行走江湖的老宗主,是一位传说中已经?#37027;?#36347;身了远游境的大宗师,只是已经小二十年不曾有人亲眼见他出剑,可是南方江湖中人,都?#36947;霞一?#20043;所以行踪不定,就是为了躲避那些山上地仙、尤其是骄横剑修的挑衅,因为一座江湖门派胆敢带个?#30333;凇?#23383;,不是欠收拾是什么?

    听到了那汉子的殷勤言语,魏白却摇头笑道?#39608;?#25105;看还是算了吧,你们山下武夫,不比我们铁艟府的沙场将士,一个比一个好面子,我看那年轻武夫也不容易,应该是觉得?#32422;?#22909;不容易得了一桩本该属于修道之人的机?#25285;?#35753;那小水怪认了做主人,所以这趟出门游历,登上了仙家渡船,还是忘不了江湖脾气,?#19981;?#22788;处显摆,?#21242;?#20182;去了。到了春露圃,鱼龙混杂,还敢这么不知收敛,一样会吃苦头。”

    那汉子一脸佩服道?#39608;拔?#20844;子真是菩萨心肠,仙人气?#21462;!?br />
    魏白笑着摇头,“我如今算什么仙人,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转过头,“不过你丁潼是江湖中人,不是我们修道之人,只能?#27809;?#24471;久一些,再久一些,像那位行踪飘忽不定的彭宗主,才有机会?#36947;?#20284;的言语了。”

    与?#20056;?#32769;者并肩而立在众人身后门口的老嬷嬷,嗤笑道?#39608;?#37027;?#24352;?#30340;,活该他成了远游?#24120;?#26356;要东躲西藏,若是与廖小子一般的金身?#24120;?#20498;也惹不来麻?#24120;?#19968;脚踩死他,咱们修士都嫌脏了鞋底板,如今偷?#24471;?#25720;跻身了武夫第八?#24120;?#25104;了大只一点的蚂蚱,偏偏还耍剑,门派带了个宗字,山上人不踩死他?#20154;俊?br />
    姓廖的?#20056;?#32769;者冷笑道?#39608;?#36825;?#21482;?#20320;敢当着彭老儿的面说说看?#20426;?br />
    老嬷嬷?#36409;?#36947;?#39608;?#21035;说当面了,他敢站在我跟前,我都要指着他的鼻子说。”

    金身境老者懒得跟一个老婆姨掰?#21486;?#37325;新开始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那个武夫身份的汉子半点不觉得尴尬,反正不是说他。便是说他又如何,能够让一位铁艟府老供奉说上几句,那是莫大的荣幸,回了门派中,就是一桩谈资。

    魏白伸手扶住栏杆,感慨道?#39608;?#25454;说北方那位贺宗主,前不久南下了一趟。贺宗主不但天?#39318;?#32477;,如此年轻便跻身了上五?#24120;?#32780;且福源不?#24076;?#20316;为一个宝瓶颈那?#20013;?#22320;方的修道之人,能够一到咱们?#26412;?#33446;洲,先是找到一座小洞天,又接连降服诸多大妖鬼魅,最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造出一座宗字头仙家,并且给她站稳了脚跟,还凭借护山阵法和小洞天,先后打退了两位玉?#26412;常?#30495;是令人神往!将来我游历北?#21073;?#19968;定要去看一看她,哪怕远远看一眼,也值了。”

    那春露圃照夜草堂的年轻女修,难免有些心情郁郁。

    只是很快就释然。

    因为魏白?#32422;?#37117;一清二楚,他与那位高不可攀的贺宗主,也就只是他有机会远远看一眼她而已了。

    魏白突然凑近身边女子,轻声道?#39608;?#38738;青,天上月是天上?#25314;?#30524;前人是眼前人,我心里有数的。”

    年轻女修顿时愁眉舒展,笑意盈盈。

    一楼船栏那边,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?#21949;?#35199;还在栏杆上欢快飞奔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一袭?#30528;?#24494;有泥垢?#23601;?#30340;年轻人,依旧在那边附庸风?#29275;?#25671;动折?#21462;?br />
    魏白突然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二楼别处,竟然有人终于觉得碍眼,选择出手了。

    魏?#23383;?#20102;皱眉头。

    那一缕灵气凝聚为袖箭的偷袭,本?#20040;?#22312;那黑衣小丫头的腿上,击碎膝盖后,被那股穿透骨头的袖箭劲头一带,刚好能?#40644;?#24320;渡船飞掠的那点浅薄阵法屏?#24076;?#22806;人瞧着,也就是小丫头一个没站稳,摔出了渡船,然后不小心摔死而已。这艘渡船那边,都不用担责任,?#32422;?#36208;栏杆摔死,渡船一没晃二没摇的,怪得着谁?

    只?#19978;?#37027;一道隐蔽的灵气袖箭,竟然被那?#21069;?#34915;书生以扇子挡住,但是瞧着也不轻松好受,快步后撤两?#21073;?#32972;靠栏杆,这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魏白摇摇头。

    原来真是个废物啊。

    先前幸好没让身边那个狗腿子出手,不然这要是传出去,还不是?#32422;?#21644;铁艟府丢?#22330;?#36825;趟春露圃之行,就要糟心了。

    ?#21069;?#34915;书生一脸怒容,高声喊道?#39608;?#20320;们渡船就没人管管,二楼有人行凶!”

    黑衣小姑娘赶忙停下,跳下栏杆,躲在他身边,脸色惨白,没忘记他的叮嘱交待,以心湖涟漪询问道?#39608;?#27604;那黄袍老祖还要厉害?#20426;?br />
    白衣书生没有以心声言语,而是直接点头轻声道?#39608;?#21385;害多了。”

    只不过厉害不在道行修为,人心坏水罢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有些急眼了,“那咱们赶紧跑路吧?#20426;?br />
    白衣书生突然变了神色,一手轻轻放在她脑袋上,合起折扇,微笑道?#39608;?#25105;们今天跑了,?#21242;?#36825;帮祸害明天去害死其他人?#28212;?#36947;是一锅粥,那些?#26434;海?#23601;该钓上钩来,丢出去,见一颗丢一颗。还记得我们在江湖上遇到的那拨人吗?记得我事后是怎么说的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小姑娘想了想,点点头,“你说当灾难真的事到临头了,好像人人都是弱者。在这之前,人人又好像都是?#31354;擼?#22240;为总有更弱的弱者存在。”

    先前他们一起缓缓登?#21073;?#25454;当地百姓?#30340;?#24231;山上最近有古怪,他们就想去瞅瞅。

    在僻静山路上,遇到了一拨快马饮酒的江湖豪侠,意气风发,言语高声,说要宰了那头精怪才好扬名立万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当时走在道路中间的白衣书生没有让路,然后就被一匹高头大马给直接撞飞了出去,骑马之人人人放声大笑,马蹄阵阵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当时她倒是没担心。

    一个能活活打死黄袍老祖的剑仙唉。

    而且当时都没使出被他养在酒壶里的飞剑来着。

    可她就是觉得生气。

    她当时忍不住张开了嘴巴,结果已经被白衣书生站在身边,轻轻按住了她的脑袋,笑着说没关系。

    之后他们两人就看到那拨江湖武人,给一位身高两丈獠牙精怪给堵住了路,它当时嘴上还大口嚼着一条胳膊,手中攥着一位男子血肉模糊的尸体。

    黑衣小姑娘大致瞧出死了的,正是那个一马当先撞飞白衣书生的那个坏?#21834;?br />
    最后她躲在白衣书生的身后,他就伸出?#21069;押下?#30340;折扇,?#36214;?#37027;?#32321;?#25150;吃人的魁梧精怪,笑道?#39608;?#20320;先吃饱了这顿断头?#20054;?#35828;。”

    那头拦路精怪竟是丢了手中尸体,想要往密林深处逃窜。

    那些早先吃饱了撑着要上山杀妖的江湖人,开始跪地磕头,祈求?#35753;?br />
    小姑娘不太?#19981;?#36825;个江湖故事。

    从开头到结尾,她都不太?#19981;丁?br />
    渡船二楼那边的一处观景台,亦是?#25159;?#32467;队。

    瞧着?#21069;?#34915;书生挡下了那一手后,便觉得没劲了。

    让过那一大一小便是。

    而那个白衣书生也没胆子兴师?#39318;錚?#20284;乎就那么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了。

    这处观景台众人哄然大笑。

    毫不?#20667;?#32473;那一大一小知晓是谁出手。

    一位渡船伙计硬着头皮走到?#21069;?#34915;书生身边,他不是担心这个渡船客人?#36409;叮?#32780;是担心?#32422;罕还?#20107;逼着来这边,不小心惹来了二楼贵客们的厌弃,此后这趟春露圃之行,可就套不着半点赏钱了。

    那年轻伙计板着脸站在?#21069;?#34915;书生身前,问道?#39608;?#20320;?#35895;?#20160;么嚷?你哪里?#36153;?#30475;到有人行凶了?#20426;?br />
    白衣书生转头望向黑衣小姑娘,“是他卖给你的邸报,还劝说另外那位客人不要打死你,当了一回大好人?#20426;?br />
    她摇摇头。

    是个年纪更老的。

    白衣书生以折扇轻轻拍打?#30446;冢?#33258;言自语道?#39608;?#20462;道之人,要多修心,不然瘸腿走路,走不到最高处。”

    黑衣小姑娘?#35835;顺?#20182;的袖子,一只手挡在嘴边,仰着脑袋?#37027;?#19982;他说道?#39608;?#19981;许生气,不然我就对你生气了啊,我很凶的。”

    白衣书生仰头望向二楼,“不行,我要?#27493;?#36947;理,上次在苍筠湖没说够。”

    那年轻伙计伸手就要推搡那个瞧着就不顺眼的白衣书生,装什?#27492;?#25991;,一手伸去,“你还不消停了?#21069;桑?#28378;回屋子一边凉快去!”

    然后他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?#32422;?#30340;?#32456;疲?#24590;的在那人身前一寸外就伸不过去了?

    ?#21069;?#34915;书生也不看他,笑眯眯道?#39608;把?#22312;?#26408;常?#23601;真当我是?#26408;?#27494;夫了啊。”

    年轻伙计突然一弯腰,抱拳笑道?#39608;?#23458;人你继续赏景,小的就不打搅了。”

    二话不说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还真给他跑掉了。

    跑到船头那边,转头一看,白衣书生已经没了身影,只剩下一个皱着眉头的黑衣小姑娘。

    渡船二楼一处离着魏白他们不远的观景台。

    七八位联袂游历历练的男女修士一起齐齐后退。

    眼睛一花,那个挡下一记灵气袖箭都很吃力的白衣书生,就已经莫名其妙站在了栏杆上,在那儿一手负后,一手轻轻摇扇,居高临下,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,一身灵气运转骤然凝?#20572;?#22914;背负山岳,竟是涨红了?#24120;?#21713;口无言。

    那个白衣书生微笑道?#39608;?#25105;讲道理的时候,你们听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啪一声,?#19979;?#25240;扇,轻轻一提。

    那个出?#20013;?#31661;的练气士被悬空提起,给?#21069;?#34915;书生抓住头颅,随手向后一丢,直接摔出了渡船之外。

    折扇又一提,又是一人被勒紧脖子一般悬高,被一袖子拍向渡船外。

    全部给那人下了饺子。

    观景台上已经空空荡荡,就除了那位腰挂朱红色酒壶的白衣书生。

    他一个后仰,竟是跟着倒飞出了渡船之外,两只雪白大袖猎猎作响,瞬间下坠,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片?#35752;?#21518;。

    他又出现在了渡船栏杆上,仰头望向天字号房那边的观景台,笑眯眯不言语。

    魏白?#35835;顺蹲?#35282;,?#20658;问?#29238;,怎么说?#20426;?br />
    ?#20056;?#32769;者已经大步向前,以罡气弹开那些只会吹嘘拍马的山上山下帮闲废物,老人凝视着那个白衣书生,沉声道?#39608;?#19981;好说。”

    魏白转头瞥?#25628;?#37027;个脸色微白的江湖汉子,收回视线后,笑道?#39608;?#37027;岂不是有些难办了?#20426;?br />
    老嬷嬷也站在了魏白身边,“这有什么麻烦的,让廖小子下去陪他玩一会儿,到?#23376;?#20960;斤几?#21073;?#25474;量一下便晓得了。”

    魏白没有擅作主张,寄?#27515;?#19979;的家奴供奉?#24425;?#20154;,尤其是确实有大本事的,他一向不吝啬?#32422;?#30340;亲近与尊敬。所以魏白轻声道?#39608;傲问?#29238;你不?#20204;?#20986;头。”

    ?#20056;?#32769;者一手握拳,浑身关节如爆竹炸响,冷笑道?#39608;?#21335;边的绣花枕头经?#40644;?#25171;,北边彭老儿的剑客又是那位相国护着的,好不容?#23376;?#21040;一个敢挑衅我们铁艟府的,管他是武夫还是修士,我今儿就不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铁艟府金身境老者没有气势如虹,一拳直去,而是单手撑在栏杆上,轻轻飘落在一楼船板上,笑道?#39608;?#23567;子,陪我热热手?放心,不打死你,无冤无仇的。”

    那?#25628;?#36215;头以手指折扇抵住下巴,似乎在想事情,然后收起折扇,也飘落在地,“让人一招的下场都不太好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书生停顿片刻,然后笑容?#27704;?#36947;?#39608;?#37027;就让人三招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手负后,手握折扇,指了指?#32422;?#39069;头,“你先出三拳,之后再说。生死自?#28023;?#22914;何?#20426;?br />
    两人极有默契,各自站在了渡船两侧,相距约莫二十步。

    渡船所有乘客都在窃?#36816;接鎩?br />
    魏白那边更是觉得?#33368;?#25152;思。

    唯独一个从宝相国更南边动身,逃难向春露圃的一楼渡船客人,面色惨白,嘴唇发?#19969;?br />
    他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我怎么又碰到这个性情难测、道法高深的年轻剑仙了。

    年轻剑仙老爷,我这是跑路啊,就为了不再见到你老人家啊,真不是故意要与你乘坐一艘渡船的啊!

    姓廖的金身境武夫老者,嗤笑道?#39608;?#23567;子,真要让我三拳?#20426;?br />
    ?#21069;?#34915;书生一脸讶异道?#39608;?#19981;?#21804;?#37027;就四拳?你要觉得把握不大,五拳,就五拳好了,真不能更多了。多了,看热闹的,会觉得乏味。”

    老人竖起大拇指,笑道?#39608;?#19977;拳过后,希望你还有个全尸。”

    他不再言语,拳架拉开,罡气汹涌,拳意暴?#24688;?br />
    一楼二楼竟是人人大风扑面的处?#22330;?br />
    一些个道行不高的练气士和武夫,几乎都要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轰然一声。

    屋舍房间那一侧的墙壁窗户,竟是出现了一阵?#20013;?#19981;绝的龟裂声响。

    那?#20056;?#32769;者站在了白衣书生先前所站位置,再一看,那个白衣书生竟然被瞬间粉碎个四分五裂,而是站在了船头那边,一身?#30528;?#19982;大袖翻滚如雪飞。

    这让一些个认出了老人铁艟府身份的?#19968;錚?#21482;得将一些喝彩声咽回肚子。

    那人喉结微动,似乎也绝对没有表面那么轻松,应该是?#30733;?#30528;咽下了涌到嘴边的鲜血,然后他仍是笑眯眯道?#39608;?#36825;一拳下去,换成别人,最多就是让六境武夫当场毙命,老前辈还是厚道,心慈手软了。”

    廖姓老者眯眼,年轻人身上那件?#30528;?#36825;会儿才被?#32422;?#30340;拳?#21018;?#25955;?#23601;粒?#20294;是却没有丝毫裂缝出现,老者沉声道?#39608;?#19968;件上品法袍,难怪难怪!好心机,好城府,藏得深!”

    那人依旧手?#32456;?#25159;,缓缓走向前,“我砸锅卖铁好不容易买了件法袍,埋怨我没被你一拳打死?老前辈你再这样,可就不讲江湖道义了啊。行行行,我撤去法袍功效便是,还有两拳。”

    老人一步踏地,整艘渡船竟是都下坠了一?#21861;啵?#36523;形如奔雷向前,更是?#20185;?#25331;意巅峰的?#35813;?#19968;拳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,那个白衣书生总该要么直接身体炸开,最少也该被一拳打穿船头,坠入地面了吧?

    没?#23567;?br />
    不但如此。

    那人还站在了原地,依旧一手持扇,但是抬起了原本负后的那只?#32456;?#32780;已。

    这一?#20301;?#25104;了?#20056;?#32769;者?#22815;?#20986;去,站定后,肩头微微倾?#34180;?br />
    二楼那边,魏白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那个老嬷嬷更是面沉如水,心思晃荡不定。

    白衣书生半天没动,然后哎呦一声,双脚不动,装模作样摇晃了身躯几下,“前辈拳法如神,可怕可怕。所幸前辈只有只有一拳了,心有余?#25314;?#24184;好前辈客气,没答应我一口气让你五拳,我这会儿很是后怕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渡船客人都快要?#35272;?#20102;。

    他娘的这辈子都没见过明明这么会演戏、又这么不用心的?#19968;錚?br />
    那?#20056;?#32769;者笑了笑,“那就最后一拳!”

    深呼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老者一身雄浑罡气撑开了长衫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异象?#40644;稹?br />
    堂堂铁艟府金身境武夫老人,竟是没有直接?#38405;?#20010;白衣书生出拳,而?#21069;?#36335;偏移路线,去找那个一直站在栏杆旁的黑衣小姑娘,她?#30475;?#35265;着了白衣书生安然无恙,便会绷着脸忍着笑,偷偷抬起两只小手,轻轻拍掌,拍掌动作很快,但是无声无息,应该是?#26691;?#35753;双掌不?#19979;?#26469;着。

    又是一瞬间。

    如同光阴长河就那么静止了。

    只见一袭白衣站在了黑衣小姑娘身边,左手五指如?#24120;?#25488;住那铁艟府武学宗师的脖子,让身体前倾的后者咫尺都无法向前走出,后者?#26412;?#22788;血流如注,白衣书生一手握有折扇,轻轻松开手指,轻轻推在老者额头上,砰然一声,一位在战阵上厮杀出来的金身境武夫,直接?#37096;?#33337;尾,坠出渡船。

    白衣书生转头望向二楼那边,左手在栏杆上轻轻反复擦拭了几下,眯眼笑问道?#39608;?#24590;么说?#20426;?br />
    二楼观景台那边,魏白没说话,老嬷?#32622;?#35828;话。

    片?#35752;?#21518;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听到了远处的类名声响。

    渡船后?#21073;?#26377;一粒金光炸开,然后剑光骤然而?#31890;?#26377;一位少年模样、?#32321;?#37329;色簪子的御剑之人,望向栏杆这边,问道?#39608;?#23601;是你一剑劈开了我金乌宫那座雷云?#20426;?br />
    那个白衣书生一脸茫?#21804;?#38382;道?#39608;?#20320;在说什么?#20426;?br />
    那少年剑仙无奈一笑,“到了春露圃,我请你喝茶。”

    剑光远去。

    黑衣小姑娘不知为何,突然觉得这样的山上故事,是很豪气壮举了,但是她就是开心?#40644;?#26469;,低下头,走到?#21069;?#34915;书生身边,轻轻?#35835;顺?#20182;的袖子,?#23736;圆黄稹!?br />
    那人蹲下身,双手?#36466;?#22905;的脸蛋,轻轻一拽,然后朝她做了个鬼?#24120;?#26580;声笑道?#39608;?#22043;呢嘛呢。”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  返回目录(快捷键:回车)  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幸运狮子怎么玩
江西快3 310大赢家即时比分 赛车pk10高手计划 福建快三49期走势图 新11选5开奖软件 北京pk10 棋牌下载app送28 彩神破解 英国幸运五星彩计划软件 股票推荐 成都麻将血战技巧 雷速体育球门闪现图片 问道手游卖70角色赚钱 1000炮捕鱼平台下载 足球直播网站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