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: 热门搜索: 一念永恒 剑来 魔葬九天 万界天尊 都市医圣 我的女朋友们 医等狂兵
当前位置:书馆中文网 > 大侠萧金衍TXT下载 > 大侠萧金衍目录 > 第336章 黑袍白马,独臂长枪
大侠萧金衍 第336章 黑袍白马,独臂长枪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    苏正元心情极为复杂,本来这差事,他就不想接,如今接了,也只是想着糊弄三日,然后收兵回营,谁料就差半日,萧金衍、宇文霜二人就撞上门来。

    他与萧金衍算是旧识,初识之时,甚至还有些瓜葛,但在苏州任捕头时,萧金衍帮了他不少忙,也让他顺利擢升京官,对他还是欣赏有嘉。但赤骑军有令协助抓人,不得不犯难。

    余师爷道,“将军,前面有一?#38405;?#22899;,正往这边走来。看上去,好像就是当日劫持大人萧金衍与宇文逆贼。”

    苏正元环顾左右,“哦,什么?在哪里,我怎么没看见?”

    余师爷指着二?#35828;潰?#36825;不就在眼前吗?立功的机会来了!”旋即吩咐士兵搭弓戒备。

    苏正元见无法装下去,扬手一巴掌,敲在余师爷脑门上,余师爷捂着脑袋,道“将军为何打我?”

    “你是脑子坏了,还是嫌命长?”

    “属下?#24187;鰲!?br />
    苏正元道,“余师爷,我问你个问题。先不说这二人是不是钦犯,单说武功,你觉得咱俩合起来,能比得过赵拦江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及万一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葫芦口征西军,与万统领的赤骑军相比,战力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及万一。”

    苏正元点点头,“还算有自知之明,你想啊,萧金衍和那逆贼困在隐阳,门外有五百赤骑军,这两人却安然无恙的出来,这说明什么?”

    余师爷一拍大腿,喜道“说明这是老天爷给我们机会啊!”

    苏正元?#25351;?#20102;他一巴掌,“赵拦江、万统领那等神通之人,都没有抓到人,却被我们小小五品守将抓住,你觉得合?#20107;穡俊?br />
    余师爷仔细琢磨了一下,觉得苏正元这番话十分有道理,道“确实是不太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那?#24191;?#30528;干吗?放吊桥!”

    吊桥落下,苏正元吩咐渡口众官兵道,“全体将士听令!”

    “得令!”

    “原地坐下修整,整理军容!”

    数百征西军齐刷刷坐下。

    萧金衍本以为被逼上绝路,没想到吊桥放下后,征西军齐刷刷坐下,也觉得惊奇,硬着头皮,向?#30333;?#21435;。

    苏正元板着官腔,道“来者何人?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萧金衍说“逃命!”

    苏正元?#35835;?#19968;声,点点头,大声道,“要去西楚做生意啊?我看你身上并无?#27427;瘢?#38590;道?#26538;?#20102;个女子,卖去西楚?”

    萧金衍呃了一声,“对,最近西楚被征西军大败,要恢复生产,还得靠人啊!”

    苏正元胡乱道,“也罢,看你们也不容易,就不收你?#26538;?#26725;费了,赶紧滚吧!”

    萧金衍一头雾水,心说苏正元这是搞哪出,怎会轻易放过他们?不过,?#28909;?#20182;发话,也不多问,牵着?#25318;?#23376;,过?#35828;?#26725;。

    路过身边时,苏正元低声道“我可救了你?#24187;?#23558;来你得还我,或者给钱!”

    萧金衍道了声谢,与宇文霜过赤水,向远处奔去。

    半炷香后,万重山率赤骑军一路追击,赶到渡口,在山坡之上,他眼睁睁看着萧金衍二人过河,火气顿生,道“苏将军,你为?#20301;?#25918;那二人?”

    苏正元道,“我检查了他们路引,没有问题,我征西军又不是强盗,哪里有不让人通行的道理?”

    万重山道,“你可知那二人,正是朝廷钦犯?我率军一路追杀到此,你却信手将他们放了,这罪你担待得起吗?”

    苏正元咳咳两声,道“万统领,我葫芦口征西军职责是戍?#25318;?#22303;,缉拿朝廷钦犯,似乎不是我们职责吧?且不论方才我们放过的是不是钦犯,就算是,赤骑军是朝廷精锐部队,你们都抓不到的人,却被我们征西军抓了,你说这是打你的脸呢,还是打陛下的脸?”

    万重山并不认识苏正元,只是听说以前曾在兵部做事,因得罪了大佬,导致被发配边军,心中?#37027;撇黄?#27492;人,没料?#21073;?#36825;个在京?#33108;?#19981;下去的五品小官,口舌竟是如此犀利,将自己说得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“征西军没有捉他们,那?#21069;?#20102;万将军,给你们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,如此一番好心,却被当了驴肝肺,苏某人真是悔地肠子都青了。早知如此,还不如亲手将他们绑了,不管是否有罪,?#20154;?#21040;京城查验一番,没准能立下天大的功劳呢!”

    万重山听?#33487;?#30058;话,虽知道他在狡辩,却觉得十分有道理,一时间竟然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苏正元?#27809;?#36947;,“我若是将军,就不在此纠结了,赶紧?#26102;?#36861;击,若是迟了片刻,他们进了横断?#21073;?#23665;中丘陵纵横,再要找人,怕是难了!”

    万重山冷哼一声,率赤骑军过桥追杀。可二人渡桥久矣,已经不见了踪影,望着群峦叠嶂,满脸懵然。

    苏正元一边饮酒,一边道,“若将军毫无头绪,我麾下倒有擅长追踪之人,原是风字营斥候,能闻风知味,寻迹得人,可?#36234;?#23558;军一用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喊道,“李大牛!”

    一脸色黝黑、身形精瘦的年轻人一路小跑前来,“大人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京城来的大官,要追踪方才过桥那两人,你可记清楚他们模样?”

    李大牛道,“大人放心,就算化成灰,小得也能将他们?#39029;?#26469;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你且随万将军前去,若寻不到人,就别回来见本将军!”

    万重山道,“如此要?#36824;?#33487;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李大牛随万重山及赤骑军向山中追去。

    余师爷满脸疑惑,问苏正元,“?#28909;?#22823;人将那二人放过,为何又让李大牛前去协助?”

    苏正元懒得跟他解释,骂道,“这个都不懂,究竟你是我师爷,还是我是你师爷?”

    余师爷连满脸堆笑,“属下才疏学浅,能跟随大人做事,自然是祖坟上八辈子冒烟修来的福分。”他忽然一?#21738;?#38376;,惊道“我明白了,大人此举甚是高明,属下佩服,佩服得紧!”

    苏正元笑问,“那你来与我说说?”

    余师爷语结,竟说不?#20384;礎?br />
    苏正元叹了口气,“脑子也不够用,马屁也不会拍,看来我得换个师爷了。”

    余师爷连连跪倒,磕头道,“这次我真明白了。大人不想得罪赵城主,也不想得罪万将军,所以先放人,再帮他抓人。如此一来,两边都不得罪,高明!”

    苏正元心?#30340;?#33509;如此想最好。

    余师爷哪里知道,苏正元之所以如此做,与萧金衍的交情是一部分,更是因为头天夜里,有人潜入了他营帐之内,在他枕头旁放了一张纸条。想到这些,苏正元浑身冷汗,能闯过层层护卫,进入他房间,若是对方想杀自己,那简直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余师爷问,“将军,您说李大牛能追上二人吗?”

    苏正元道,?#30333;?#28982;可以。李大牛是风字营最厉害的斥候,追踪之术天下无人能出其右。”

    想到此,他又低声补充一句,“逃跑之术,?#24425;?#30331;峰造极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隐阳城。

    萧金衍击中赵拦江的那一拳,远没?#22411;?#20154;看起来那么重,有两根肋骨断裂,脏腑并未受伤。

    杨笑笑正帮他包扎伤口,柴公望恭立一侧,小心翼翼地观察城主的脸色,他知道赵拦江与萧金衍的关系非同寻常,今日之?#21073;?#20004;人算是彻底决裂,柴公望想从赵拦江表情中看出点端倪,然而赵拦江却满?#31216;?#38745;,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?#40644;?#21051;,李先?#21307;?#26469;道,“他们遭到赤骑军追杀,逃入了横断山中。以萧大侠武功,万重?#25509;?#35813;不会那么容易追上。”

    赵拦江道,“一个万重山不可怕,我听过赤骑军,这些都是江湖上的高手?#30423;?#32780;成,辅以药物,一不畏惧,二无痛觉,三不怕死,十个足以困死通象高手,若真被他们缠住,怕是他们也不好过。”

    李先忠低声问,“不如属下派人去支援?”

    赵拦江道,“横断山中地形复杂,若不熟悉地形,冒然闯入,只是死路一条,加派斥候,盯紧那边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忽道“萧金衍不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有信心?”

    李倾城淡淡道,“去岁以来,西行一路荒山野岭,若论武功,或他不如你,若论荒野求生本领,我二人不如他。”

    这话倒?#24425;牵?#24403;时?#30475;?#36855;路或食物短缺,萧金衍总有办法搞来吃喝,这?#24425;?#20004;人佩服他的缘由之一。

    赵拦江长舒一口气,“这件事,我对?#40644;?#20182;,若你有机会见到他,替我说声对?#40644;稹!?br />
    李倾城道“这?#21482;埃?#30041;待你自己去当面说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想了片刻,又道,“我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赵拦江虽已知他迟早要走,如今他心情极差,若他走了,身旁连个喝酒聊天之人也没了,于是出言挽留。

    李倾城心意已决,距离?#26131;?#21313;年祭祖尚有一段时间,但今日之事,萧、赵决绝,他留在此处,也了然无趣。

    赵拦江挣扎起身,“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李倾?#19988;?#22836;,“迎来送往,不是我等作派。这个江湖,我们来便来了,去便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又对赵拦江道,“宇文姑娘的生?#31119;?#23601;在隐阳城内,你帮他们好生照料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晓得。”

    李倾城走出城主府。

    长街之上,?#40644;?#28165;冷。

    街上的尸体残肢,早已被人收走,有数十名白马义从,正在刷洗方才那一场厮杀留下的血迹。

    春雷阵阵,雨却没来。

    李倾城一?#20998;?#34892;,也未收拾?#27427;睢?#20182;行走江湖,一人一扇一把剑,如今扇、剑已毁,只剩一人。

    他站在隐阳城头,西北望,横断?#21073;?#22914;一条睡龙,横卧天地之间,与乌云连成?#40644;?#20063;分不清哪边是?#21073;?#21738;边是云。

    李倾城淡淡道,“萧金衍,你可别死,你若死了,这江湖了无生趣。”

    ?#23613;?br />
    一个物什掉落地上,正是李家剑法的残卷,上面记载的正是倾城一剑。当年,李倾城离?#39029;?#36208;,除了逃婚之外,更是向李小花夸下海口,若不练成倾城一剑,就绝不回金陵。

    这段时日来,李倾城仔细钻研剑谱,始终无法破解剑?#23383;?#19978;的?#24544;?#25991;字,若不是他曾听族内长老说过剑谱模样,连他也不肯相信,这张羊皮卷纸之上,竟有金陵李家剑法的终极?#20081;濉?br />
    忽然,李倾城似乎想起了什么,他捡起剑谱,纵身跃下城楼,?#27704;?#19981;凡处借来?#40644;?#39532;,快马加鞭,向西北方向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临近正午,横断山中,天降大雾,能见度不足十丈。老天爷帮助萧金衍,但对追踪的赤骑军就不那么友好了。

    横断山丘陵起伏,岔路极多,李大牛一路追踪,半晌之后,发现?#21482;?#21040;了远处。

    万重山将李大牛喊来,“你不是追踪高手吗?不是对横断山地形了如指掌吗,怎得他娘的又绕回来了?”

    李大牛恭敬道,“回将军,追踪潜行,方法有三,一曰借势、二曰辨形、三曰寻味。借势便是利用地形优势,大致猜出对方去处,让寻人有大体方向。然后借助辨形之法。寻常人逃窜,会在地上留下车痕、鞋印、或踩?#21916;?#26525;等,这能确定潜逃方向,至于寻味……”

    万重山不?#22836;?#25171;断他道,“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,我只要结果,就算你用猜,?#24425;?#20320;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李大牛叹服道,“将军真是英明。若前三种方法失灵,那最后一?#32844;?#27861;,就是问卜了。”

    万重山忍着怒气,“那人呢!”

    李大牛思索片刻,郑重其事道,“将军,不是属下追踪方法不灵,而是属下断定,您要追杀之人,在与我们绕圈子!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李大牛似乎有所发现,从马上跃下,来到地上,蹲在一团黑物之前,万重山问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李大牛以勺挖出一块,递给万重?#21073;?#22823;人你来看!”

    万重山伸手接过,只觉得一阵粘稠,上有臭味,不由皱?#36857;?#36825;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李大牛道,“这是驴粪蛋`子。你看这黑绿之物,?#24515;?#21494;草,长在隐阳城北,常来用来喂马。”

    万重山?#35835;?#19968;声,李大牛又问,“大人摸?#24187;?#36825;驴粪是否还有余温。”

    万重山道,“不错。对了,你怎得不自?#22909;俊?br />
    李大牛嘿嘿一笑,“大人,属下有洁癖。”

    万重山伸手将驴粪抹在李大牛身上,顺势擦干净手,抱着他脑袋,道,“相信我,?#26725;?#20102;老子,第一个先砍了你头。”

    话音?#31456;洌?#24573;听有?#35828;潰?#23558;军,这块石上有字!方才路过时,还未曾见到。”

    万重山问,“写得什么?”

    那?#35828;潰?#23646;下不敢说。”

    万重山骂道,“有什么不敢说的?”他策马前行,来到巨石之前,却见石?#32321;?#20154;用利刃削?#21073;?#19978;面写着一行字。

    “万重山葬身埋骨之地!”

    万重山性?#30294;?#28872;,见到此物,勃然大怒,李大牛说得并没错,萧金衍正在与他们绕圈子。

    他大声道,“萧金衍,老子就在此处,有本事出来,与老子大战三百回合!”

    声音传出,大雾之中,气势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一连喊了三声,无人应答。万重山手持长戟,运起内力,?#38632;?#21521;那巨石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巨石粉粹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从巨石之后激射而来,事发突然,万重山躲避不及,伸手抓来?#24187;?#25252;卫,挡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块石锥刺入那护卫胸口,护卫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“全军戒备!”

    万重山浑身一凛,命令众人提高警惕。本来是一场追杀,但此刻借助大雾,变成?#35828;?#26263;我明,双方异位,若是方?#21734;?#36991;稍慢了些,万重山怕是不死?#19981;?#37325;伤。

    万重山问李大牛,“可寻出端倪?”

    李大牛使劲嗅了嗅鼻子,道,?#24052;?#34892;女子身有异香,弥漫在四周,若没猜错,贼人必在附近。”

    远处,传来一赤骑军哀嚎声。赶过去,却发现他双脚被利刃切断,正痛得满地打滚。

    万重山警觉道,“三人一组,分散开来,见到贼人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轰隆声起,一块巨石从山腰之上滚落,砸中七名赤骑军,三死四伤。一声龙吟啸声,从远处传来,战马受到了惊?#29275;?#20081;?#33487;蠼牛?#36196;骑军乱作一?#29275;?#19975;重山见状,连吩咐官兵下马。

    万重山脸色十分难堪,今日随他出征的,都是赤骑军的精锐,?#24425;?#20182;的心腹,五百赤骑军,别说通象之?#24120;?#23601;算是三境之外大宗师,若陷入赤骑军阵中,也有苦头要吃。

    可偏偏此处地势不利,天又生大雾,被贼人?#27809;?#20599;袭。若战损过多,将来传出去,丢得可是赤骑军的脸。

    “李大牛,你不是鼻子灵吗,给你半炷香功夫,若找不出贼人,老子先宰了你!”

    李大牛道,“将军,怕是情况有变,大雾之中,香气弥漫,怕是贼人将所用香氛撒入了空中。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内,不断有人死去。

    贼人出手极为很准凌厉,手?#25105;?#23618;出不穷,而且无论成败,一击便退,绝不停留。

    恐惧的气氛,在赤骑军中蔓?#21360;?br />
    这些赤骑军,虽经过严?#35010;盗罰?#21448;长期服用药物,但终究不是钢铁之躯,若是战死,或没那么害怕,但被藏匿在黑暗中的贼人偷袭,这?#25351;?#35273;,并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横断山之?#29301; ?br />
    李大牛骇然,喊出?#33487;?#20116;个字。当年,风字营斥候赵拦江,也曾在这座山中,用类似的方法,击杀西楚?#30333;櫻?#29983;擒活捉太子项。想不?#21073;?#20170;日萧金衍一行又如法炮制。

    万重山厉声道,“我管他是狼?#26538;罰页?#26469;,将他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“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转眼再看,李大牛已是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正如苏正元所说,李大牛是追踪的高手,更是逃跑的高手。

    这时,前方传来萧金衍声音,“万统领,你不是想杀我吗,我就在这里,尽管过来!”

    万重山派十骑冲过去,准备将萧金衍困住,才奔出数十?#21073;?#24573;然战马脚下踩空,落入悬崖之中,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一阵风吹过,大雾忽散去。

    却见右前方石?#23383;?#19978;,有一小径,萧金衍与宇文霜,就在前方十?#21018;赏狻?br />
    ?#38382;?#26469;的太突然,萧金衍准备不及,暴?#35835;?#34892;踪,抓起宇文霜,向旁边闪躲。

    ?#20391;侧玻?br />
    方才藏身之处,已插满了箭矢。

    万重山道,?#30333;罰 ?br />
    山岭之中,四百多骑向萧金衍二人追去,?#25318;?#23376;虽是神驹,但山岭陡?#20572;?#36895;度优?#21697;?#25381;不出来,而且前排有知玄境箭手不断放箭骚?#29275;?#36317;离逐渐被缩短。

    宇文霜道,“方才你怎得不逃,非要跟他们周旋?”

    萧金衍无奈道,“听赵拦江说过,这里地形复杂,而且多是绝路,有些路,可进不?#36175;耍?#23601;算是征西军老兵,有舆图相助,入横断山中迷途死在其中?#24425;浅?#26377;之事。”

    这话倒是不假,当年赵拦江杀西楚?#30333;櫻?#26356;多的便是借助熟悉地形之便利,萧金衍对此处不熟,就算想要复制当年神迹,?#24425;?#26377;心无力。

    “咱们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萧金衍道,“听天由命吧。”又对?#25318;?#23376;道,“老?#37073;?#21681;们是死是活,就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?#25318;?#23376;满是兴奋,嗷?#24674;苯小?br />
    “只要你别走上绝路,咱们就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忽然,?#25318;?#23376;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萧金衍望去,前方是一处山涧,两涧相隔,将近十余丈,除非是通象巅峰境界,能?#22836;?#27861;则空间,靠瞬移之法过去,以萧金衍、宇文霜二人修为,根本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他心中懊恼,早知道如此,就不乱说了。

    赤骑军追了?#20384;矗?#23558;两人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万重山长舒一口气,自离开京都,追杀宇文霜,至此已有半年,期间陛下无数次怪罪,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,将二人困到此处。

    “萧金衍,怎得不跑了?”

    萧金衍见无路?#36175;耍?#20063;跃下驴来,哈哈一笑,“万将军,这里是万丈深渊,若我们跳下去,你觉得有几成把握能寻到我们尸?#29301;俊?br />
    万重山冷笑,“怕是一成也没?#23567;?#37027;你们倒是跳啊!”

    萧金衍摇头道,“不急,若真跳了,我在想你怎样跟陛下交差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本将军之事,不劳你费心。”万重山望了一眼宇文霜,道,“义妹,经年未见,你风采依旧。”

    万重山本是宇文天?#35805;?#22823;义子之一,宇文?#26131;?#36133;落后,万重山向陛下投诚,清算宇文?#26131;澹?#20843;大义子中,除毛台、武良夜、金剑南不知所踪外,其余人皆死在了万重山手中。

    宇文霜沉声道,“八大义子中,我爹最信?#25991;悖?#21364;没想?#21073;?#21040;头来,却是你将屠?#28193;?#21521;自己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义妹此言差异。”万重山道,“宇文天?#36824;?#32467;朝中重?#36857;?#32467;党营?#21073;?#20026;祸朝野,所犯之罪,罄竹难书,狼子野心,昭然若揭,万某人向来?#30691;?#38491;下,何来背叛一说?”

    宇文霜冷冷道,“若我不死,必亲手?#24515;悖?#20026;死去的弟兄报仇!”

    万重山长笑不止,“我有五百赤骑军,就算是你爹复生,也未必能从这里杀出去,我倒想看看,你们二人,到?#23376;?#27809;有这本事。”

    万重山一挥手,十名赤骑军向前逼近,意将两人后路切断,无论萧金衍也好,宇文霜也好,若真让他们跳下悬崖,还真不好向陛下交差。如今登闻院在京城日子不好过,抓了萧金衍,正好可在火上加一把柴。

    萧金衍见已是穷途末路,心中抱了必死之心,只是让宇文霜也牵扯进来,心中满是愧疚,他望着宇文霜,柔声道,“霜儿,是我害苦你。”

    宇文霜莞尔一笑,柔声道,“萧大哥,今生认识你,已是?#20197;耍?#33509;今日能与你共同?#20843;潰?#25105;一生无憾。”

    萧金衍将宇文霜搂在怀中,亲了她额间一下,突然出手,点中了宇文霜穴道,宇文霜急道,“萧大哥,你……”

    萧金衍苦笑道,“一个人死,总比两个人都死好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将宇文霜抱了起来,引天地之力,倾尽全身力气,向山涧对面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万重山道,“拦住他!”

    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宇文霜整个人,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,向对岸飞去,她穴道受制,心中又担心萧金衍,道,“萧大哥,你若死了,我又如何独生?”

    想到此,宇文霜运气,?#38405;?#21147;冲破穴道,就这一阻隔间,在距山对面不到一丈之时,整个人疾速坠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只青菱从山涧对面激射而出,将宇文霜身躯卷在其中,救了她?#24187;?br />
    宇文霜望着来人,?#31561;?#36947;,“怎会是你?”

    东方暖暖笑着道,“有人不想让你死,我只好保你?#24187;!?br />
    宇文霜?#20005;?#20043;后,心中却担心萧金衍,对东方暖暖道,“你若能救他,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!”

    东方暖暖道,“姐姐,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若让你离开萧金衍呢?”

    宇文霜笑了,“你?#19981;?#33831;大哥,对嘛?”

    东方暖暖缓缓起身,背对着宇文霜,淡淡道,“我修炼绝情之道,无欲无求,无爱无恨,怕是你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霜道,“我答应你!”

    东方暖暖叹了口气,“我搞?#24187;?#30333;,人间的情情爱爱,真那么有趣吗?#38752;上В?#23601;算我想救他,也无能为力了。”

    此处山涧,彼高己低,从萧金衍一边,若全力施为,或可落到这边,但二十多丈距离,上下相差又将近十余丈,就算东方暖暖,也无法赶过去。

    更何况,五百名不畏死、不知痛的赤骑军,东方暖暖也未必能敌得过。

    萧金衍听到山涧对面传来宇文霜叫喊声,心中打定,向对岸喊道,“宇文霜,你一定要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,双拳左右横卧,气势暴?#29301;?#23545;万重山道,“来?#21073; ?br />
    万重山没有料?#21073;?#33831;金衍竟舍身将宇文霜?#32479;?#32477;?#24120;?#21040;手的功劳功亏一篑,心中已是暴怒,挥手下令,?#21543;?#20102;他。”

    十名骑兵,瞬间杀至。

    在距萧金衍三丈之时,十余支长箭呼啸而至,听得十声闷哼,竟将那十名知玄境的高手钉死在悬崖边上。

    万重山喝道,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马蹄声起,不疾不徐。

    一人黑袍白马,独臂长枪,缓缓出现在了赤骑军视线之中。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  返回目录(快捷键:回车)  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幸运狮子怎么玩
浙江体彩6+1预测 楚天30选5开奖结果 浙江体彩6加1开奖结果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 今天3d字谜图 皇冠比分app 财神到捕鱼机 最火网络棋牌大唐游戏 海南体彩4十1开奖结果 2019年女足世界杯比分 股票交流平台在线 推倒胡麻将 山东11选5任选5技巧 山西11选5 江苏11选5中奖规则 申城棋牌网手机牌